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九十七章 禁言止议(1/3)

        坐在福至客栈,顾青脑子里仍昏昏沉沉,李隆基严旨训斥的事他并未放在心上,他想的是燧发枪。

        乱世即临,只有手里的实力才能让他感到安全,燧发枪就是他的实力。

        很快李隆基就会尝到盛世倾塌的滋味,那时的天子狼狈逃出长安,真正能够驰骋天下的,是手握兵权的将军。

        燧发枪的撞击机件是个大问题,按照顾青的设想,如果这个年代能够有机床造出弹簧,一切问题迎刃而解,可在这种几乎原始的工业条件下,想造出弹簧实在太难了。

        那么只好使用替代品,或是用机械齿轮卡扣原理取代弹簧的作用,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太难。顾青前世是搞商业的,对于技术上的事情根本一窍不通,知道燧发枪这东西的原理还是闲着没事时看了一部关于欧洲中世纪热兵器发展的纪录片,才依稀对燧发枪有了些印象。

        欧洲的中世纪也没法造出弹簧,他们是如何让燧发枪正常工作的呢?

        伤脑筋!

        皇甫思思隔老远看着前厅里的顾青不时皱眉不时叹气,眼圈已经黑了一圈,神情模样比往常憔悴了许多,皇甫思思不由一阵心疼,又不敢打扰顾青。

        转身看着一旁抱剑阖目不语的韩介,皇甫思思轻声道:“韩将军,他最近怎么了?”

        韩介眼睛没睁开,淡淡地道:“侯爷有心事,不过侯爷吩咐过,他的心事是绝密,所以不能告诉你。”

        皇甫思思顿时紧张起来:“有心事?还是不可告人的心事?难道……跟女人有关?他又认识了新的女人?”

        韩介终于睁开眼,目光迅速从她脸上一瞥而过。

        这女人的思路真是清奇,啥女人何德何能让侯爷产生心事?为何女人总能将世上所有的问题都归结到男女之事上?韩介自己的婆娘也是如此,狠狠拾掇一夜后方才老实,没过几天又疑神疑鬼,只好继续拾掇,反复如此,颇费腰子。

        见韩介闭上眼懒得理她,皇甫思思哼了一声。

        那根木头的手下也都是木头,唯独那个王贵油嘴滑舌,好像安西军将士所有的口才全都长到王贵一个人嘴上了。

        皇甫思思一个闪身窜到顾青面前,妖娆的美眸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脸,顾青正在想事,眼前忽然出现一个不明物体,不由猛地一激灵。

        皇甫思思不满地道:“侯爷,妾身长得很吓人么?侯爷为何这般惊吓?”

        顾青没好气道:“你长得不吓人,出现得吓人,虽然我吃饭不给钱,但你想用这种法子吓走不给钱的客人,那就千错万错了,一个人连饭钱都不给了,道德羞耻感是极度薄弱的,相反,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是极度强大的。”

        皇甫思思噗嗤一笑,道:“侯爷上次救了妾身的命,往后您来小店吃饭都不用给钱。”

        顾青点头:“我就算没有救过你的命,来你店里吃饭也不打算给钱,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在你店里吃饭不给钱是天经地义的,给钱才叫见外。”

        皇甫思思俏脸一红,垂头低声道:“侯爷是将妾身当成了自家人了么?”

        “不,你想多了,我只是将你当成了软柿子而已。”

        皇甫思思气结,深呼吸努力平复情绪。

        好吧,早就该习惯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