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九十六章 流言四起(1/3)

        有些不满其实并非日积月累,而是突然产生的,不满的最初只是发一些牢骚,类似于吐槽那种,内心不见得多反感,但还是想拿出来说一说,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

        若换在一千多年以后其实很正常,对同学对同事对领导,背地里难免有些牢骚,牢骚发完后,该怎么生活还是怎么生活,人生不会因为这些背地里的牢骚而产生任何变化。

        安西大营里也是,对于顾青被严旨训斥,真正不满的是安西军的将领,下面一些中低级将士只是发泄一下口头上的不满,说完以后该操练的继续操练,该吃喝的继续吃喝。

        但是高一级的将领却实实在在感到不满了。

        在他们看来,这是朝廷向安西军给出的一个信号,这个信号很不好,它有可能在未来短期内对安西军产生人事变动。

        人事变动甚至包括顾青可能会被调离安西,朝廷再换一名新的主帅来节制安西军兵马。

        将领们最大的担心就是顾青可能会被调离,这对他们来说绝不是好消息。

        顾青在安西这一两年,处事公道,与将士们同甘共苦,赚钱的手段更是不可思议,难得的是,顾青出手大方,对将士们的奖赏从来都是非常阔绰的,数遍大唐的所有军队,哪支军队像安西军一样,平日里的操练得到好成绩都有实实在在的一贯钱奖励?闻所未闻。

        更让将领们衷心服气的是,顾青论功时从来都是公开透明,比如上次全歼吐蕃两万余敌军后,顾青将所有的将领召进帅帐,告诉他们此战的首功是沈田,为何是沈田?因为沈田承受得最艰难,在腹背受敌几乎完全陷入被动应战的情况下,还能分出兵马及时赶来,堵住吐蕃军败退的后路。

        然后顾青当着所有将领的面,问众人服不服气。

        就凭顾青如此坦荡的做事方式,众将哪有不服气的,跟着这样一位主帅,将来若有战事,绝对不担心主帅会抢功冒功,好处给足,功劳也给足,无战事时平易近人,待之以兄弟,这样的主帅简直已经完美了。

        朝廷若将顾青调走,谁知道接替他的主帅是个什么德行,无论谁来代替顾青,众将都会觉得远远不如顾青。

        这就是顾青的魅力,无声无息间,他已收服了军心。

        入夜,静谧无声的安西大营,营帐内的油灯已熄灭,将士们却仍无睡意,都睁着眼看着漆黑的帐篷顶,窸窸窣窣的说着悄悄话。

        “火长,你说如果顾侯爷被调离安西了,我们咋办?”一道年轻的声音轻声道。

        黑暗里,火长不耐烦的声音传来“吃兵粮,杀敌人,还能咋办,上面的事情咱们又决定不了。”

        年轻的军士叹息道“顾侯爷挺好的,陛下为何要训斥他呢?”

        旁边立马一片附和的声音“就是,侯爷多大方呀,又不跟咱们见外,只要操练肯拼命,还能白拿一贯赏钱,吃肉管饱,咱们当了这些年的兵,何曾见过如此大方的主帅。”

        “呸!你也就惦记钱和肉,我最佩服侯爷的是,他肯和我们这些糙军汉一同操练,爬沙地,攀高墙,练单杠,每一样都不比咱们少做,踏踏实实的做完了,虽然没咱们做得快,可人家至少做了,一军主帅,麾下数万兵马,谁会像侯爷这般与咱们同甘共苦?这些年我见过不少主帅,唯独只服侯爷一个。”

        “我啊,对侯爷服气是因为他够仗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