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严旨训斥(1/3)

        顾青还没研究出撞击机件的设计,从长安出发的骑队已经来到了龟兹城。

        龟兹大营内,顾青领着安西军诸将以及裴周南边令诚等人跪拜接旨。

        中书舍人面色冷漠,徐徐展开黄绢,语气缓慢地念出了圣旨内容。

        开头时还有几句类似褒扬之类的话,比如顾青主导的西域剿匪行动,李隆基便甚为满意,不轻不重地夸奖了几句。

        可是越到后面,内容渐渐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连后面跪着的武将们都听出了不对劲,随着中书舍人语调渐渐高昂尖锐,圣旨的内容也变成了严厉训斥,训斥顾青恃宠而骄,擅自出兵启衅河西节府将士,无视监军边令诚和御史裴周南的劝解,执意对河西军发起挑衅,差点酿成大祸。

        最后中书舍人语气一顿,念出了圣旨最后一部分的内容。

        “……着夺顾青太子少保,光禄大夫,收御赐紫金鱼袋,改换银鱼袋,罚俸一年,仍暂任安西节度使,留观后用,钦哉。”

        圣旨念完,顾青身后诸将纷纷露出不满之色,好在这群杀才基本的政治素养还没被狗吃掉,当着宣旨天使的面不敢多说什么,一个个阴沉着脸没吱声儿。

        顾青却面不改色地跪拜下去,扬声道“臣顾青,接旨。”

        说完顾青双手接过中书舍人递过来的圣旨,面朝长安方向遥拜之后方才起身,身后的将领们也纷纷跟着起身。

        顾青含笑吩咐亲卫帅帐设宴,款待长安来的天使,转身客气地与中书舍人寒暄闲聊,后面的将领们却有些不忿,纷纷找了个理由告退。

        唯独裴周南的脸色有些尴尬,而边令诚则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

        只有他和边令诚直到,顾青今日之所以被陛下如此严厉的训斥,连太子少保和光禄大夫的官位也被夺了,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二人联名的奏疏,奏疏里面详细禀奏了顾青擅自出兵启衅河西军的来龙去脉。

        裴周南并无私心,他只是忠于职守,被李隆基调任安西的目的就是为了牵制顾青的权力,不让他做出格的事,顾青擅自出兵确实出格了,裴周南如实向长安禀奏,站在他的立场来说,并未做错什么。

        然而连裴周南都没想到,天子对顾青的惩罚竟如此严厉。

        原本裴周南以为天子只会在圣旨里训斥一番,顶多罚一两年俸禄,毕竟裴周南如实禀奏时说明了原因,是哥舒翰先行动手抢夺安西节府的战马,事出有因,情有可原。

        将刚才的圣旨内容咀嚼许久后,裴周南终于明白了一点点了。

        天子严厉训斥顾青甚至夺其官位的原因,恐怕不仅仅是因为擅自出兵,天子这是敲山震虎,是对顾青的严厉警告,军镇节度使是封疆诸侯,手握兵马大权,一举一动本就很引人注目,尤其令朝堂君臣敏感,擅自出兵的先例不可开,性质太恶劣了。

        北边已经有了一个手握三镇兵权令天子欲削而不敢削的人,大唐的西边不能再有第二个肆意妄为的节度使了,哪怕他曾是天子的救命恩人也不行。

        裴周南暗暗叹息,说来顾青确实有错,为了五千匹战马,置自己的前程于不顾,两者孰重孰轻,稍微正常点的人都分得清,偏偏顾青这家伙根本不正常,出兵两万要回了战马,却换来了天子的严惩,恐怕日后的圣眷都受到了影响。

        值得吗?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