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八十六章 一手遮天(1/3)

        有些操作要看在什么地方用,如果在长安,肯定是作死,不但没效果,反而会把自己折进去。

        如果在安西,可行性就比较高了,顾青上任安西一年多,自从高仙芝走后,他已收服了安西军,安西节度使府的官员,甚至收服了民心。

        有军心,有民心,兵强马壮,城池繁荣,更要命的是还有钱。

        这些条件叠加起来,顾青基本等于是安西的军阀了,唯一不能让他肆无忌惮撒欢造反的牵制,只有边令诚和裴周南二人。

        造反当然没那个条件,但是在龟兹城里凭空捏造一个人的身世,给她一个临时的父母双全的清白出身,这一点还是很容易的。

        顾青一声令下,王贵和亲卫们出去晃荡了一个时辰,事情便做完了。

        这也是顾青此时此刻有底气站在边令诚面前与他对质的原因。

        只要顾青愿意,他可以在安西一手遮天。

        “父母尚在人世?身家清白?”边令诚嘿嘿冷笑:“不清醒的人恐怕是侯爷吧?皇甫思思明明是当年漏网的朝廷钦犯,她的父亲皇甫惟明事涉韦坚案,早已在天宝六年被赐死,家眷皆被抄斩,哪里来的父母双全?”

        顾青叹了口气,朝裴周南无奈地笑了笑,道:“裴御史去过福至客栈吗?”

        裴周南点头:“下官视察民情时去过那个客栈,还在里面用过一顿饭。”

        “裴御史想必对那位女掌柜颇有印象吧?那位女掌柜,人称龟兹第一美人,令人过目难忘。”

        虽然问题有些不正经,但裴周南还是尴尬地点点头:“下官见过那位女掌柜,确实风姿绰约,堪称绝色。”

        顾青缓缓道:“裴御史若有闲暇不妨随便问一问龟兹城的路人,路人皆知她的名字叫‘杜思思’,这个名字多年前便被龟兹城百姓所熟知,而不是什么‘皇甫思思’,边监军红口白牙一句话,不但把人家的父母说死了,还给人家改了姓,亏得人家父母没在眼前,不然管你是多大的官儿,早一耳光抽上去了。”

        边令诚大怒:“一派胡言!皇甫思思明明是皇甫惟明之女,皇甫家皆已被抄斩,她哪里来的父母?”

        顾青耸耸肩道:“她的父母一直住在客栈后院,只是很少露面而已,客栈的伙计?  常住的熟客都认识二老,你莫非不知?”

        边令诚勃然变色?  不敢置信地摇头:“不可能!”

        顾青冷笑几声?  望向裴周南道:“裴御史,你怎么说?”

        裴周南平静地道:“眼见为实?  侯爷与边监军在此争论无益,不如去客栈见见那位女掌柜的父母?  孰真孰假不就水落石出了。”

        顾青笑道:“裴御史斯言甚善?  边监军?  不如一起去看看?”

        边令诚两眼通红,咬牙道:“好,一看便知!”

        …………

        福至客栈后院。

        一对四十来岁的中年夫妻局促地站在院子里,丈夫一脸陪笑?  妻子则垂头不安地揉弄衣角?  她的脸色有些蜡黄,似乎身子不大好,不时还捂住嘴咳嗽几声。

        皇甫思思脸颊仍有些青肿,面无表情地站在这对中年夫妻身旁?  目光仇恨地瞪着边令诚,院子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