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八十四章 钦犯来历(1/3)

        顾青并不知道皇甫思思的身份,以前他只是凭直觉认为皇甫思思来历颇为神秘,应该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出身于某个高门大户,但是更具体的就不清楚了。

        只要没有伤害到自己,没有背后捅刀子,顾青对别人的隐私向来不喜欢刨根问底,每个人都有秘密,把与自己无关的秘密刨出来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伤害的却是别人。

        然而近日边令诚气急败坏,马上要当众说出皇甫思思的身份时,顾青几乎是下意识的一记剑鞘拍晕了他。

        这个节骨眼边令诚当众说皇甫思思的身份,显然把它当做很重要的筹码,不管是怎样的筹码,顾青都不能让他如意,一旦说出口,便再无转圜的余地了,皇甫思思和顾青都会变得很被动。

        边令诚哼都没哼便晕过去了,裴周南目瞪口呆看着顾青,压抑住怒火低声道:“侯爷请三思,边令诚的身份非同一般,下官的奏疏都不知该如何写了。”

        顾青拍了拍手,笑道:“边监军活得好好的,我与他不过是政见不合,双方火气一时难以控制,所以从争吵变成了斗殴,打个架而已,裴御史不要太当真。”

        裴周南苦笑道:“侯爷说得真是轻巧……边监军醒来后焉知他在奏疏里会如何写,侯爷……您太冲动了。”

        顾青迅速看了皇甫思思一眼,嘴角带笑。

        冲动吗?他并不觉得。

        刚才那一下说不定是救了她的命,鬼知道这位女掌柜是什么来历,万一是个造反的,刚刚那一下她至少得以身相许,然后被自己无情拒绝。

        “韩介,将边监军抬入屋子好好休息……”顾青忽然换上一脸关怀状,柔声道:“好好侍候边监军,不要让他再磕着碰着了,送入房后将房门关紧,不要让外人打扰他休息。”

        韩介心领神会,抱拳应是。

        昏迷的边令诚被抬入后院屋子,顾青一直目送他离去,目光那叫一个深情款款。

        裴周南皱眉道:“顾侯爷,此事到此为止?  下官尚可转圜?  不可再生事端了。”

        顾青收回深情款款的目光,淡淡地道:“裴御史?  你为何总说是我在生事端?此事因谁而起你看不见么?明明是边监军在我身边安插眼线?  还扣押虐待我的朋友,我作为天子钦封的节度使?  哦,对了?  还有太子少保和光禄大夫?  被一个监军如此侮辱,难道应该忍气吞声?”

        裴周南一滞,接着语气有些虚弱地道:“至少……侯爷不该动刀兵。”

        “我带来的是亲卫,又没从大营调拨兵马?  刚才揍边监军也是我亲自动的手?  与任何人无关,这也算动刀兵?”顾青盯着裴周南的眼睛,似笑非笑道:“裴御史来安西是奉天子之命,但你可要把水端平,不偏不倚我才能信服?  你若端不平,你我很难有和平美好的未来呀。”

        裴周南正色道:“下官食君俸禄?  必不辜负圣恩,下官所写的奏疏?  每个字都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绝无偏袒任何人之意。”

        顾青点头:“那就好?  裴御史若为人正直?  你我相处可以融洽一些,虽然我不喜欢太正直的人,但你可以是例外。”

        说完顾青看着皇甫思思,道:“走,我送你回客栈……要不要叫大夫看看伤势?”

        皇甫思思理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