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十四章 白衣胜雪(1/3)

        习惯承受苦难的人,反而承受不起幸福。

        顾青像一个常年处于黑暗的人乍见到一缕阳光,慌乱,失神,手足无措。

        前世已是隔世,可前世仍有无法释怀的心结。今生或是新生,可今生的顾青并不想接受来自陌生人的善意。

        他害怕善意只是短暂的停留,害怕有一天陌生人对他重新冷漠后,承受不起巨大的失落。

        半坛酒入喉,借着微醺的酒意,顾青压下心中翻腾的情绪。

        他永远冷静,对他来说,异常的情绪波动是失败或厄运来临之前的征兆。

        疲惫地瘫坐在蒲团上,顾青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宋根生两眼发直,神情仿若痴呆,喃喃念叨。

        冯阿翁好奇地看着二人的神态,不解地挠头,见宋根生嘴唇蠕动,冯阿翁凑近了才听清楚,宋根生嘴里念叨的是顾青刚才说的那句话。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冯阿翁有些懵,这是一句诗吗?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良久,宋根生醒过神,推了推顾青,颤声道:“顾青,顾青!你回回神!”

        顾青抬头瞥他。

        “顾青,你果真没读过书?”宋根生一脸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样子,陌生的眼光上下打量着他。

        “没读过,怎样?我骄傲了吗?”顾青不耐烦地道。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一句,是你刚作的诗?”宋根生兴奋地道。

        顾青皱眉:“我刚作诗了?”

        “作了,绝妙之句,我想知道全诗,能告诉我吗?”

        “你疯了吧你,我是文盲啊,怎么可能作诗,读书人的脑子如此脆弱吗?一喝酒就懵。”顾青毫不留情地怼道。

        宋根生这次却没上当,用力地拽住他的胳膊,笃定的眼神直视顾青的脸。

        “你作诗了,冯阿翁也听见了。”

        冯阿翁犹豫了一下,道:“老汉刚才确实听见顾青说了一句话,不过老汉不识字,不知他说的是不是诗……”

        “是诗!”宋根生斩钉截铁地道。

        灌了半坛果酒,顾青此时已有些后劲上头了,不耐烦地揪住宋根生往门口走。

        “你喝多了,回去睡一觉,醒来你就会为今晚说的蠢话后悔痛哭,快滚。”

        一脚将宋根生踹出门,送他离开,千里之外。

        然后顾青转身,看着冯阿翁,冯阿翁急忙起身,拄着拐杖道:“老汉自己走,自己走,不劳相送。”

        顾青恢复了温文的样子,微笑行礼:“冯阿翁好走。”

        一位残疾老人以异常矫健之姿飞快离开,顾青关上门,看着空荡荡的院子,满足地叹了口气:“终于安静了,真好。”

        桌上的酒还剩小半坛,顾青不喜欢果酒的味道,但他今夜忽然很想独自醉一场。

        …………

        陶窑的生产如火如荼。

        郝东来和石大兴或许算不得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