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七十七章 军法如炉(1/4)

        提起安禄山,高力士的眼皮猛地跳了几下。

        最近一年来,李隆基对安禄山愈发猜疑,尤其是去年派中官辅趚琳秘密赴范阳三镇察访,辅趚琳奏报说三镇兵马正常,粮草和兵器战马储备亦无异象,还含蓄地帮安禄山说了不少好话,总之,辅趚琳的调查结果就是,安禄山完全没有谋反的迹象。

        李隆基这次的猜疑终于用对了地方,他不仅对安禄山猜疑,也对辅趚琳猜疑。

        辅趚琳回到长安后,李隆基秘密吩咐高力士将其拿入刑狱,严刑拷打之后,辅趚琳终于承认是安禄山向他行了巨贿,这才在奏报里说安禄山的好话。

        辅趚琳的下场自不多言,被高力士下令杖毙于狱中,几乎快打成了一堆碎肉。

        李隆基拿到了辅趚琳供状后,既愤怒又不安。

        从逻辑上来说,辅趚琳既然收了贿赂而为安禄山说好话,那么所谓的“毫无谋反迹象”便是一句谎言,谎言的反面便是实话,他说安禄山没有谋反迹象,岂不是越发说明安禄山欲反?

        怀着这样的心思,李隆基愈发惊疑不定,安禄山权柄过重,已是庞然大物,李隆基不敢轻言削权,怕刺激了安禄山,又不想给自己的江山埋下这么一颗不定时的炸弹。

        左右摇摆,无可奈何。

        这大概就是李隆基如今的心情,所以这一年李隆基其实过得很不如意,安禄山已成了他的心头刺,以往自己对安禄山的宠信,如今都幻化成了一个个悔恨的耳光,一记又一记抽着自己的脸。

        今日此刻杨国忠又说起安禄山,高力士不由暗暗悬起了心。

        “杨相啊,奴婢建议您最好莫与陛下说起此事……”高力士语重心长地道。

        杨国忠一愣:“为何?”

        高力士叹道:“陛下为安禄山之事烦心多日,好不容易出宫巡幸,来华清宫刚得了几日闲暇,不如便让陛下多放松些时日吧,奴婢见陛下今年的变化,比往年苍老了许多,性情也愈发……哎,总之,杨相多担待,安禄山的奏疏暂时先压下,过些时日待陛下心情好些了再禀奏吧。”

        杨国忠似有所悟,眼中顿时露出兴奋之色:“陛下亦忧心安禄山欲反?”

        高力士吃了一惊,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这家伙,已经是右相了?  说话为何如此没遮拦?无凭无据的话也敢在宫里乱说?  要不是仗着你是大舅哥,就凭你这张嘴?  早已死得透透的了。

        压低了声音,高力士一脸惶恐地拱手:“杨相?  杨相啊!万万不可胡说?  若被人听到便是一桩祸事?  没来由的话您还是少说几句吧。”

        杨国忠却不在乎地道:“迟早要掀盖子的事,瞒也瞒不住,高将军,老实说本相也怀疑安禄山有不臣之心?  一直忍着没跟陛下说?  昨日接到他的奏疏后,愈发肯定安禄山意图不轨,高将军试想,三镇兵马并无扩军?  为何今年向朝廷要的粮草和兵器比往年多了三倍?分明是要囤积粮草兵器啊,好好的节度使为何要囤积这些东西?其用意还用明说么?”

        高力士急忙道:“那就不必明说?  杨相慎言,不要再说了,陛下心情欠佳,最近听不得坏消息,还请杨相斟酌一二。”

        杨国忠眼中仍闪烁着兴奋之色。

        安禄山是他的死敌,如今天子猜疑安禄山,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