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七十六章 关外会猎(1/4)

        人生难得一只鸡。

        在各自的利益不被侵犯的前提下,顾青觉得可以和哥舒翰成为知己,同福同享有难不当的那种。

        然而哥舒翰显然不这么想,从他的表情看得出来,他似乎比较抗拒,尤其抗拒与顾青十指交扣。

        使劲挣扎了一下,居然没挣脱出来,哥舒翰只好咳了两声,望向顾青。

        “顾节帅,退兵可以,饮酒也可以,但弹奏《高山流水》大可不必……”

        顾青顺势道:“不弹亦可,顾某其实不通音律,以哥舒节帅粗糙的性子,想必也听不懂,哈哈,罢了罢了。”

        扭头望向李嗣业,顾青挥手道:“快退兵,莫让我与哥舒节帅的友谊蒙上不洁的阴影。”

        李嗣业再次看了看哥舒翰,不甘不愿地抱拳道:“遵将令。”

        策马回到前阵,李嗣业转达了顾青的命令,安西军将士顿时如潮水般退去。

        对面的河西军这才长松了口气。

        都是经历过沙场浴血厮杀的边军将士,两军对峙时双方便能预感到输赢,不得不承认,今日河西军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安西军的对手。

        安西军的多兵种配置,令行禁止的军纪,还有长虹贯日般的气势,都已远胜河西军多矣。

        别的不说,仅仅安西军前锋三千陌刀手就令人心惊胆战,一旦陌刀营发动起来,挥舞陌刀向前推进,河西军在陌刀营面前的伤亡数字实在不敢想象。

        幸好大家都是大唐的军队,幸好双方主帅肯坐下来聊一聊,否则真到了不可收拾的时候,双方一旦开战,今日便是安西军血洗河西军的日子。

        安西军已退兵,哥舒翰自然不是不识好歹的人,于是下令河西军也退兵,退回玉门关内,只留下一些亲卫远远地护侍在身后。

        两军收兵,玉门关外空无一人,只留下一座凉棚,和漫漫千里黄沙?  苍凉而隽永的画面,如同篆刻在石碑上的图腾,留给后人一丝寻古咏怀的线索。

        凉棚内?  两位执掌大唐西北半壁江山的节度使相对而坐?  在这副苍凉的画卷里?  凑在一起鬼鬼祟祟地谈买卖。

        “安西军出钱粮,我河西军出人,这个……”哥舒翰摸着颌下乱糟糟的胡子?  神情迟疑地道:“这不是做人贩子买卖吗?而且卖的还是我河西军的将士?  老夫总觉得不像是人干的事……”

        “自信点,把‘像’字去掉……”顾青下意识嘴贱,随即急忙改口:“节帅多虑了?  说句逆耳忠言?  您的格局应该再大一些?  安西与河西皆是朝廷重镇?  每年朝廷武部都有兵马调换补充的?  咱们做的不过是私下里调换几百上千个人而已?  而且顾某还会向陛下上疏,将此事说清楚,这点小事陛下不会不答应。”

        “河西军有了钱粮,能够安定军心,节帅是带兵的人?  当知军中缺粮会是什么后果?  用区区数百人换取数万河西军的军心?  这笔买卖不划算吗?”

        顾青的声音充满了蛊惑?  哥舒翰拧眉沉思许久,缓缓道:“倒是合适,就怕长安的天子……”

        “我会向天子上疏?  安西直面大食和吐蕃,压力比河西军更大,需要更优良的兵源,我在奏疏里细剖利弊后,陛下会答应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