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七十五章 生平知己(1/4)

        真理在拳头的击打半径之内。

        这句话放诸古今四海皆准。

        顾青有实力,有底气,才敢发兵玉门关,堂堂正正地兴师问罪,他的身后有数万拥戴他的安西军将士,这便是顾青敢找哥舒翰讨要公道的原因。

        而哥舒翰在两万大军一触即发的当口,不得不服软认怂,果断答应归还战马,这也是作为河西军主帅审时度势后权衡利弊之后的明智决定。

        憋屈固然憋屈,可是在两军剑拔弩张的阵列前,哥舒翰不得不与顾青心平气和地讲道理。

        因为顾青身后有实力,哥舒翰才愿意与他讲道理。

        人情世故,就是这么现实。

        “五千战马交还给你,顾节帅可否马上收兵回安西了?”哥舒翰冷冷地道。

        顾青笑道:“你我皆是大唐军镇戍边主帅,所辖之地虽首尾相连,但也很难见上一面,今日玉门关外风景独好,哥舒节帅何不与我痛饮几杯,也算一桩雅事。”

        哥舒翰冷笑:“我与你无话可,顾节帅还是好好想想理由,你擅自举兵,启衅河西军,论罪当斩,我若是你,此刻可笑不出来。”

        顾青叹道:“为了自保,不得也只好拖哥舒节帅下水了,毕竟两大军镇的恩怨是哥舒节帅先挑起来的,总不能让我一人受过……”

        迎着哥舒翰震惊的眼神,顾青的表情满带歉意:“哥舒节帅,得罪了,此劫过后我当面向节帅赔罪,这次便与我一同下水吧……”

        哥舒翰勃然大怒,终于忍不住拍案而起:“顾青,你不要欺人太甚!焉知我不敢与你安西军一战乎?”

        顾青笑了:“若节帅果真下令一战,那就太好了,纵然陛下责罪,我上刑场斩首也有节帅与我作伴,顾某幸何如之……”

        哥舒翰怒极,右手大拇指一拨,腰侧的佩刀已出鞘半尺。

        顾青神情不变,然而身后的安西军将领却远远地看到这一幕,见哥舒翰欲拔刀,前锋李嗣业暴喝道:“陌刀营,进!”

        轰!

        三千陌刀手动作划一朝前方迈步而进,进军的鼓声也在此刻隆隆擂响,万人甲胄叶片的撞击声,整齐的脚步声,声声如重锤敲击在所有人的心头。

        茫茫大漠里,依稀听到虎啸山林般的低沉吼声。

        和煦温情的气氛瞬间又变得紧张起来,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杀气,安西军将士蓄势待发,前锋李嗣业一手倒拎着陌刀,隔着老远对哥舒翰虎视眈眈。

        安西军突如其来的动静令河西军一片手忙脚乱,纷纷也做出防御的动作。

        哥舒翰见状心头剧跳,瞋目裂眦牙齿咬得格格直响。

        顾青神情淡定地端起酒盏,道:“哥舒节帅是要杀我吗?我胆子小,可不敢见刀刃,快把刀收回去,把我吓坏了后果很严重,嗯,比现在更严重。”

        哥舒翰今日的憋屈似乎没个尽头,没想到自己一个小小的动作都能引起安西军如此剧烈的反应。

        看着淡定稳坐的顾青,哥舒翰深吸一口气,缓缓将出鞘半尺的刀收回鞘内,然后坐了下来。

        顾青笑了笑,头也不回朝身后打了个手势,李嗣业远远看见了,于是暴喝道:“陌刀营,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