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七十四章 服软休战(1/3)

        千军列阵,万马嘶鸣,进攻的隆隆鼓声仿佛敲打在人们的心上,每一记鼓声都如同收割人命的前奏。

        两支同属大唐的军队,今日却要在沙场刀兵相见,哥舒翰不知顾青是如何想的,他只知道在安西军将领下达准备放箭的命令时,他承受的压力无比巨大,当年率军攻打石堡城时也没承受过如此巨大的压力。

        安西军的白色令旗高高扬起,数千弓箭手已是箭上弦,弓满月,一旦令旗挥落,万千箭矢激射而出,那么两军便算正式开战了。

        这一战的后果,顾青或许会受到重罚,甚至有可能罢官除爵,锒铛入狱,但哥舒翰也好不了,归根结底是他有错在先,天子重罚顾青的同时,也不可能轻饶了他。

        两军对垒,首重士气。

        河西军的将士们慌了,他们大部分人甚至不知道为何会与安西军交战,为何同属大唐的军队会内讧,被将领稀里糊涂拎到玉门关外摆开阵势,稀里糊涂列阵待敌,最后稀里糊涂看着安西军做出决一死战的架势。

        所以,我们究竟在干什么?我们为何而战?

        而安西军将士却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他们知道自己的战马被人抢了,有人敢抢安西军的东西,天王老子也要跟他干一仗。而顾青这位主帅也没让将士们失望,哪怕对方是战功赫赫的哥舒翰,照样拉出队伍摆出阵势,甚至下令主动进攻。

        手里有长戟,有弓箭,心中有热血,还有有我无敌的气势,为何要被人欺负?

        进攻的鼓声越来越急促,哥舒翰的心跳也随着鼓声的节奏越来越快。

        作为沙场老将,哥舒翰知道,一旦鼓声停止,令旗挥落,今日两军冲突的事再也无法转圜?  自己的仕途必将受到重创。

        顾青是疯子,他哥舒翰不是。

        李文宜越来越慌张,今日两军冲突的后果也是他无法承受的。

        “节帅?  快下令休战?  否则你我必有大祸!”李文宜焦急地大声道。

        哥舒翰牙都快咬碎了?  征战半生,他从未似今日这般狼狈窝囊过。

        “疯子!疯子!这混账不想活,还想拉本帅一起垫背么?疯子!”哥舒翰仰天怒吼。

        就在鼓声即将停下时?  河西军的阵列里一骑快马飞驰而出?  手里高举着黑底红字的旗帜,那是代表哥舒翰本人的帅旗。

        “安西军住手!哥舒节帅欲与顾侯爷一谈,快住手!”马上的骑士靠近安西军的阵列大喝道。

        安西军前锋将领仍高举着令旗?  对马上骑士的话置若罔闻?  两军阵前?  将领只听从本军主帅的命令。

        很快?  从安西军中军疾驰而来一名亲卫?  与高举令旗的将领附耳了几句话?  将领应命,马上喝道:“弓箭,退!”

        轰的一声,数千弓箭手松开了紧绷的箭弦,整齐划一地往后退了三步。

        对面河西军的骑士脸色苍白?  却大大松了口气?  明明只是骑马行驰了短短一段路程?  身体却虚脱得几乎从马上栽倒下去。

        此时骑士离安西军前锋只有十数丈之遥?  刚才高举令旗的将领瞪着这名河西军骑士,冷冷地道:“奉安西节度使顾侯爷将令问话,哥舒节-->>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