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七十章 蛛丝马迹(1/3)

        哥舒翰是名将,哥舒翰战功赫赫,哥舒翰被李白写进诗里……

        哥舒翰怎样都好,但不能抢顾青的战马。

        名将又如何?名将就能抢别人东西了吗?世道艰难,大家都不容易,我安西军虽说比你河西军富裕了一点,战马多了一点点,但也是靠我辛辛苦苦给杨国忠行贿换来的,凭什么让你捡了便宜?

        顾青愤怒了,他本是个普通人,没有那么博爱伟大的情怀,本性颇为自私,我的东西就是我的,我可以当垃圾一样扔掉,但谁也不能抢,哪怕它是垃圾,垃圾也姓顾。

        段无忌飞快写好了一封文采飞扬的公函,公函里不卑不亢有理有据,以安西节度使的名义向哥舒翰质询五千匹战马被掉包的事,并委婉地表达请哥舒节帅择日将五千匹战马归还的意思。

        顾青将段无忌写的公函看了几遍,觉得措辞用句已是礼数周到后,再公函的落款处盖上了安西节度使的大印。

        男人变得成熟的标志之一便是,从霸道变成了儒道,霸道是说,不管你乖不乖,都要被我碾过,儒道的意思是,先告诉你你不乖,然后被我碾过。

        送信的快马已飞驰出营,直奔河西节度使府而去。

        顾青站在辕门外沉思许久,转身回营,下令全军每日加操,备战。

        送公函是两位封疆诸侯之间的礼数,尽管没见过哥舒翰,但顾青听说过此人的名声,也是个异常高傲厉害的角色,断不可能因为一道公函而归还战马。

        事态必然会愈发严重,安西军必须做好交战的准备。

        很快,消息传遍了大营,将领和普通的兵士们都知道河西节度使扣留掉包安西军五千匹战马的事,全军顿时义愤填膺。

        战马是将士的袍泽,是与他们的性命和前程息息相关的事情,一场战役如果少了五千匹战马,必然对战役的胜负有影响,河西节度使哥舒翰欺人太甚。

        一片愤怒的咒骂声中,将士们对顾青的备战军令尤为理解认同?  全军上下顿时卯足了劲操练,校场上的喊杀声终日不绝于耳。

        龟兹城的空气再次莫名紧张起来?  这种紧张而激昂的气氛很快传染到城内。

        百姓和商人们听说有人掉包了安西军的战马?  顾侯爷已下令全军备战,人们皆知顾侯爷宁折不弯的性子?  顿时也变得紧张起来,一时间城内的粮食和生活器具价格猛涨?  节度使府的官员几番弹压?  甚至当众惩治了几名趁机抬价的无良商人?  这才将价格打下来。

        …………

        康定双走在龟兹城的大街上,他身着寻常的细布长衫,发髻上插着一根铁簪,腰带也只是常见的布带?  他的衣裳已有些旧损?  脚上的黑靴后跟甚至破了一个小洞,看起来像一位庸碌多年而未展抱负的中年穷书生。

        但是龟兹城无论官员还是百姓,皆对他莫名敬畏。

        从节度使府走到集市,大约三里路?  这三里路康定双走过来,沿途的百姓皆停下向他问好?  官员也上前友善地主动与他招呼寒暄。

        若说来龟兹城做买卖的各国商人们最怕的是谁,并不是顾青,而是康定双。

        不知何时起,顾侯爷将城内商贾之事交给了这个来历神秘的人,连原本负责城内商贾事的李司马也沦为了他的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