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六十六章 王失其鹿(1/4)

        自从天宝十载初识李隆基,一直到现在,印象里李隆基从未如此严厉地对待过顾青,大多时候李隆基都是和蔼可亲的,无论真心还是假意,至少李隆基在待人接物上颇有魅力,他的虚伪,他的猜忌,都隐藏在豪迈重义的表象下。

        所以当李隆基的训斥圣旨被顾青听懂后,顾青半天没反应过来,总觉得不适应。

        “呃,天使是否念错了?这道圣旨不是给我的吧?”顾青双手从舍人手上接过圣旨,左右翻看。

        舍人一脸无奈:“顾侯爷,没错,这道圣旨就是给您的。”

        顾青摇头:“不对,陛下应该是要骂裴周南的,我又没错,凭什么挨骂?裴周南才应该挨骂……”

        目光希冀地看着舍人,顾青道:“陛下是不是还给了裴周南一道圣旨?给他的圣旨是不是骂得更狠?天使透露一下,让我心里平衡一点……”

        舍人苦笑:“没有给裴御史的圣旨,只有给侯爷的。”

        顾青失望地道:“不应该呀,裴周南才是坏人,我是好人。”

        舍人摇头道:“下官不知,下官只是奉旨而来,安西都护府孰是孰非,下官无权评断。”

        “不是,我与天使讲讲道理,你回去后转告陛下,反正我是好人,裴周南才是坏人……”顾青拉着舍人喋喋不休开始嚼舌根。

        舍人面色发青,几次想推搪告辞,顾青仍死死地拽着他。

        许久之后,舍人失魂落魄地进入顾青给他安排的营帐,脑子里仍嗡嗡作响,一阵阵杂音穿脑而过。

        顾青回到帅帐,独自坐在桌边,垂头仔细端详圣旨,将里面每句话每个字都细细地咂摸一遍,越品越觉得味道不对。

        李隆基的猜忌心理加重了,或许是自己杀田珍一事,或许是操练将士给重赏邀买军心一事,总之,李隆基对他在安西的有些作为已表示出了不满。

        李隆基不满的背后,其实是不安。

        但顾青的作为又没到必须将他调离安西的地步,安禄山拥三镇十五万兵马,换掉绝大部分汉人将领,三镇营团以上将领皆是胡人,甚至将势力渗透到长安的朝堂上,暗中不知买通了多少朝臣,相比之下顾青的所为还算是比较轻微的。

        然而已经有一个欲削又不能削的安禄山在前了,李隆基不能坐视大唐出现第二个安禄山,于是才下了这么一道如此严厉的训斥圣旨。

        顾青很快意识到,这其实是李隆基对他的敲打和警告,明明只是杀了个田珍,以及给了将士们一点奖赏,可李隆基却小题大做,借此事警告他在主政安西时注意分寸,不要干出格的事,并提醒他长安还有天子,还有朝廷,要记住你是谁家臣子。

        看着手里这道圣旨,顾青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

        天威难测么?

        其实这恰好说明了李隆基如今的忐忑心情,年近七十岁的他,安享了半生太平,如今终于察觉到不安了么?

        当初那么宠信一个肥猪般的胡人,昏庸到竟敢封他为三镇节度使,这些年不知赐了他多少超过臣子规格的仪仗和礼物,对他简直比对亲生的太子还要亲密,浑然不觉他手里的兵马越来越多,朝廷任命的将领被他排挤得越来越少。

        温柔乡亦是英雄冢,这些年沉醉梨园,沉迷歌舞,霓裳羽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