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六十二章 千夫所指(1/3)

        安西都护府与安西节度使府同为一衙,都护府与节度使府的职权大致来差不多,只不过正都护通常是由皇子遥领,而节度使则是实权人物,同时也兼任副都护。

        如今的安西四镇,实权人物是顾青,他的官爵名衔出来一长串,太子少保和光禄大夫之类的虚衔没什么用处,但节度使却是十足的集军政大权于一身。

        商人们此刻聚集在节度使府门外,人群并未闹事,而是推举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出来与节度使府的官员沟通。

        沟通过程很友好,老人行礼甚恭,后面的商人们也是彬彬有礼,静静地站在远处不言不动。

        顾青没在节度使府,裴周南被李司马请了出来,见门外黑压压一大群人安静地站着,裴周南脸色有点难看。

        这么多人,这么有礼貌,搞得想动兵镇压都不好意思下手……

        拱手长揖,裴周南刚了一句“诸位……”

        下面忽然有人打断了他,高声道:“这位上官,敢问顾侯爷何在?小人欲求见顾侯爷……”

        然后一片附和声,裴周南神色愈发尴尬,双手仍保持拱手动作,僵住半天没动。

        “西域商路匪患再度猖獗,小人求顾侯爷为咱们做主,速速出兵平定匪患。”

        “对对,求顾侯爷出兵平匪。”

        “匪患不平,商路不通,我等商人无以为继,求顾侯爷为我们做主。”

        裴周南脸色越来越难看。

        到底,这次的匪患与他有着直接的关系,若不是他坚持要顾青撤军,而导致匪患不能及时消弭,事情也不至于闹到如今这地步。

        此刻商人们都已堵住节度使府的门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最重要的是,责任由谁来负?

        裴周南张了张嘴,面对黑压压的人群,发现自己一个字都不出口。

        群情激昂之时,裴周南扭头望向旁边的李司马,铁青着脸低声道:“速派人去大营请顾侯爷过来。”

        李司马苦笑道:“昨夜侯爷亲卫来节度使府告之我等官吏,侯爷欲今早离营狩猎,无人知其归期。”

        裴周南一呆:“狩……狩猎?这鬼地方哪里能狩猎?”

        李司马如导游般热情地介绍道:“沙漠里还是有一些猎物的?  比如野兔,蜥蜴,羚羊?  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看到从北边草原流窜过来的狼……”

        裴周南怒道:“闭嘴!这等光景了?  侯爷怎能丢下安西的安危于不顾?  私自出营狩猎?”

        李司马小心地看了他一眼,低声道:“呃,下官听裴御史下过军令?  不准驻军出营?  既然不准出营,侯爷或许觉得留在大营里没甚意思,于是决定出门玩耍几日吧……”

        裴周南一滞?  脸色愈发铁青。

        一着错?  着着错。

        原本裴周南来到安西后处处顺风顺水?  挟天子之令短短几日便将顾青打压得抬不起头?  谁知仅仅只是一道撤军的命令后?  裴周南发现自己处处走霉运?  处处被动挨打。

        那道撤军的命令,委实太过草率了。

        “派人出营将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