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六十一章 纵匪为患(1/3)

        外调安西后,顾青自我感觉善良了不少,起码很少动过坑人的念头了。——坑吐蕃人不算,毕竟是吐蕃人先动的手。

        大多数情况下,顾青都是直接杀人,这个比坑人有效。

        直到今日,顾青发现自己又要坑人了。

        这一次是裴周南逼他坑人的。

        沈田的演技也是可圈可点,在没得到顾青任何明示暗示的情况下,沈田立马向裴周南行礼交令。

        将帅二人很有默契地一搭一唱,顿时将裴周南架在火上烤。

        “呃,交……交令,好,交令,沈将军辛苦了。”裴周南不自在地道。

        裴周南是文官,对军中的礼节和规矩不懂,更不习惯军营那种金铁肃杀般的气氛。

        顾青笑着介绍道:“沈田将军以前是果毅都尉,上次对吐蕃一战中,沈将军力挽大局,率部击杀突骑施部和吐蕃军,被定为首功,陛下恩典,前日长安发来诏令,封沈田为右威卫将军,赐金鱼袋,也算是四品大员了。”

        看似说得无意,但裴周南脸上更觉讪然,脸颊火辣辣地痛。

        裴周南是监察御史,是正七品官,而沈田是四品武将,赐金鱼袋,四品武将向七品文官交令,怎么看怎么怪异,莫名给人一种文官在军营里跋扈擅权的印象。

        沈田听得顾青如此介绍自己,嘴角扯了扯,干咳了两声。

        这位侯爷看着温文尔雅,说起话来心眼坏得很,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侯爷……

        裴周南强自镇定道:“沈将军此行剿匪,战果如何?”

        沈田抱拳凛然大声道:“回禀裴御史,末将奉命出营,领所部兵马五千北上,穿行北庭都护府辖区,行至弓月城北部,遇盗匪千余,斥候已探听清楚盗匪的窝点和人数,末将正要率部将其剿灭时,龟兹大营传来裴御史军令,令末将马上率部撤军,末将不敢抗令,急命收兵南下,急行军五日后回到大营。”

        裴周南眼皮一跳:“尔等已探听到了盗匪窝点和人数?  为何不将其剿灭后再回营?”

        沈田一脸无辜地道:“末将刚才说了,正要剿灭盗匪时?  忽闻裴御史军令?  末将怎能置军令于不顾,接到军令而仍剿匪?  此举视为抗命,要掉脑袋的?  末将只好匆忙放弃剿匪?  速速归营了。”

        裴周南感觉脸颊更痛了?  一记无形的耳光扇在脸上,口口声声“裴御史军令”,令他非常尴尬,隐隐有一种被人戏弄的羞恼。

        难怪顾青这家伙事先郑重声明多次?  这次军令要算在他裴周南的头上?  原来在这里等着他呢,将来还不知顾青会如何将此事写进奏疏里,说不定会给他扣一顶“纵匪为患”的大帽子。

        草率了,上次不该与顾青争的。

        裴周南心里生出一股懊悔?  初来乍到,情势未明?  人心未得,实在不该过早插手安西军的军务,最后反倒连累了自己。

        “沈将军辛苦,一路劳顿,赶紧回帐歇息去吧。”裴周南干巴巴地道。

        沈田憨厚地一笑,道:“末将不辛苦,行军千里,未立寸功,还望裴御史莫责怪。”

        裴周南也干巴巴地笑:“不怪,当然不怪。”

        顾青笑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