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六十章 正面冲突(1/3)

        顾青没料到裴周南悄无声息地告了自己的黑状,表面上对裴周南仍然很客气。

        两个陌生人之间很难有天生的敌对关系,很多时候都是情势不得不使然。

        裴周南在长安时当然也听说过顾青,从他的族兄裴旻,还有长安城脍炙人口的《观李十二娘舞剑器行》,以及他与李白杜甫等人的交往等等,作为长安的风流文人,裴周南自然对顾青知之甚详。

        老实说,对顾青的文才和洒脱的为人,裴周南还是颇为欣赏的。

        只是欣赏归欣赏,裴周南的文人身份只是业余爱好,他的本职仍是官,是官就要听天子的话,天子让他做什么,他就必须做什么,包括告欣赏的人的黑状。

        河东裴氏与李唐帝王家的关系太深了,几乎不用考虑,裴周南便知道自己该站在哪一边。

        向长安递了黑状之后,裴周南浑若无事地与顾青来往,彼此之间仍如往常般客气。

        下午时分,裴周南又来到顾青的帅帐。

        这次裴周南又发现了一处纰漏,必须要向顾青当面质询。

        “听说侯爷派了一支骑队出营,人数大约五千,领军者是果毅都尉沈田?”裴周南开门见山地问道。

        顾青点头:“不错,沈田奉我将令出营剿匪,肃清西域商路。”

        裴周南扯了扯嘴角,不苟言笑的人设稳稳的,丝毫没有崩塌的现象。

        “侯爷,兵马调动是否该与下官先招呼一声?下官人在龟兹大营,却对咱们的安西军兵马动向浑然不知,岂非落人笑柄?”

        顾青哦了一声,表情如常道:“沈田率部出营是裴御史来到龟兹之前的事,裴御史来之后,安西军再无兵马调动。”

        裴周南目光闪动,轻声道:“侯爷,下官来安西之前,听说侯爷已尽遣安西军,分赴西域各个方向剿匪,战果颇丰,剿匪三千余,大大震慑西域诸国,连战俘都不留活口,尽数屠戮,侯爷此举……恐怕不甚妥当,杀降之举,自古以来视为不吉?  是国之大忌。”

        顾青笑了笑?  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杀降不吉’的前提是?  对方是敌国正规军队的将士?  故而不能杀,我下令杀的却是乌合之众的一群盗匪?  他们在西域商路上杀人越货,劫掠商人?  不知造了多少杀孽?  吓得西域诸国商人惶惶不敢动弹,杀掉这些盗匪正是为了肃清商路,震慑余凶,裴御史不至于为了几个盗匪跟我讨说法吧?”

        裴周南急忙摇头?  笑容愈见灿烂:“那倒不至于?  杀都杀了,下官怎会为了一群乌合之众与侯爷为难,我也是为了侯爷好,侯爷在安西尽可杀伐果断,但是事情若传到长安?  长安城里那些朝臣的嘴可就不饶人了,他们说的话不知多难听?  传到陛下耳朵里难免对侯爷不利。”

        顾青笑道:“无妨,大不了陛下将我调离安西?  塞外荒凉苦寒之地,我正待得不耐烦了?  巴不得早点回到繁华的长安城?  每日饮酒作乐?  岂不美哉。裴御史那天刚来安西,宣旨高仙芝调任长安,你都不知道我当时多羡慕高仙芝……哎,都是节度使,同人不同命呀,我的命为何这么苦……”

        见顾青一副不怕烫的架势,裴周南不由有些失望,按照剧本,他应该心生惶恐,从而言行有所收敛才对,为何却一副巴不得赶紧回长安的态度?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