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五十七章 攻心分化(1/3)

        私自扩充兵马确实是件很犯忌讳的事。

        但顾青也有他的理由,当初上任安西之时,李隆基在圣旨里黄纸黑字写了“临机决断,便宜行事”,这八个字几乎与列封诸侯无异,意思就是说,你在安西可以按你认为正确的方式去做任何事。

        帝王的心思很复杂,既要对臣子信任,又要有所提防,说好了给你便宜行事的权力,最后又派来一个御史牵制你的权力,顾青不得不生存在李隆基信任与猜疑的夹缝里。

        裴周南却不管那么多,他很清楚自己来安西的使命,对他来说,普天之下的臣子都应该本本分分,事情无论大小都必须请示汇报,尤其是扩充兵马如此敏感的事,更应该早早向长安递上请示奏疏。

        “兵马已经扩充了,总不能让我下令把那些团结兵全部杀了吧?”顾青微觉不耐,人这辈子浪费得最多的往往不是钱财,而是与频道不同的人无休无止的争论对错。

        裴周南见顾青有些动怒,又扯了扯嘴角,算是露出了笑容,然后道:“侯爷息怒,下官不是非要与侯爷争个输赢,只是扩充兵马的事太敏感,下官也是担心若被长安的朝臣们知道后,不大不小也是个把柄,对侯爷殊为不利,下官并无恶意,只是善意提醒侯爷而已。”

        顾青也露出了微笑:“哈哈,刚才顾某有些失态,裴御史莫怪罪,此事是我做得急了,一时忘了向长安请奏,回头我便写一封奏疏送去长安,向天子请罪。”

        裴周南笑了:“侯爷深明大义,下官佩服。”

        顾青欣慰状笑道:“天子将裴御史调来安西,正其时也,得裴御史从旁辅佐督促,顾某思虑不周之处有你帮忙拾遗补漏,顾某从此无忧矣。”

        裴周南行礼道:“侯爷过奖,下官不敢当。但求侯爷莫怪罪下官多管闲事。”

        “不会的不会的,裴御史啊,你我是同僚,平日无事当多来往亲近,互相了解之后,也不至于将来言语不合而闹出误会?  对不对?”

        “侯爷所言甚是,若得闲暇?  下官定来叨扰侯爷一顿酒菜。”

        裴周南告退离开?  顾青微笑的表情渐渐收敛,眼神中露出阴沉之色。

        今日算是二人之间的第一次交锋?  争论到快收不了场时,彼此非常有默契地各退一步?  勉强将局面重新变得和谐融洽。

        顾青不由无比庆幸自己赶在裴周南来安西之前便做出了扩充兵马的决定?  否则等他来之后再做这个决定?  自己与裴周南一定会打起来。

        而现在,对于已经造成的事实,裴周南别无办法,只能选择妥协?  顾青对安西的布局才能继续下去。

        “软硬不吃?  恩威不受,果真是个厉害角色。”顾青皱眉喃喃自语,对未来不由开始忧心起来。

        从大局上来说,顾青是很不愿意将裴周南当作敌人的?  他要做的事情很多,不想将精力浪费在内斗上?  然而见裴周南吹毛求疵的做派,将来两人之间的冲突和矛盾恐怕不会少,这就有点伤脑筋了。

        人家是天子亲自调遣过来盯着他的,顾青如今的权势还没大到敢杀天子钦差的地步,翅膀没硬之前只能暂时忍着,可有些矛盾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妥协的,比如扩充兵马一事,对顾青来说很必要,对裴周南来说便是犯了忌讳。

        帅帐门帘掀开,段无忌走进来,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