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五十五章 范阳故人(1/4)

        鱼池里忽然被人放进了一条鲇鱼,搅皱一池春水。

        裴周南就是那条鲇鱼,与他才聊了几句话,顾青顿时觉得这人比边令诚难对付。

        边令诚能用钱买通,裴周南不大可能,千里迢迢带了三十万两银饼,居然没有半路携款潜逃,说明这人对钱财的兴趣不大。

        换了顾青的话,离开长安十里恐怕就开始谋划如何能把钱弄走。

        对钱财不动心的人向来都是狠角色,唯二能拖他下水的只有美色和权力了。

        “裴御史远来辛苦,龟兹虽是边陲荒凉之城,却也有一番异域风情,尤其是城里胡商开的青楼,里面全是胡女,模样和身段儿颇为妖娆,晚间我陪裴御史去欣赏一番,算是为御史接风洗尘。”顾青热情地笑道。

        裴周南皱眉,拱了拱手道:“侯爷恕罪,下官奉旨调任安西,为的是不负圣恩,报效君王,美色美酒消磨心志,下官从不沾染。”

        顾青脸色有些僵硬。

        好吧,不喝酒不好色,不但青春被狗吃了,中老年也被狗吃了。这样的人适合跟边令诚住在一起,这俩货一定有共同语言。

        “哈哈,裴御史刚正不阿,令人佩服,青楼那地方太乱,实话告诉你,其实顾某自上任安西以来,一次都没去过。”顾青推心置腹地道。

        裴周南捋须呵呵一笑,没答话,眼睛却迅速瞟了他一下,顾青瞬间看懂了他的眼神。

        ,不信?我真的一次都没去过!

        “平吐蕃策是侯爷提出来的下官临行前陛下交代过,此事由侯爷主理,要钱要物由朝廷支取不过陛下也有些为难如今虽说是盛世但大唐的权贵们在地方上圈占土地甚多,朝廷收上来的税赋反比几年前少了一些,国库要支应偌大的国家实在是捉襟见肘还请侯爷花钱的时候尽量节省。”

        顾青点头:“我明白,此策早已在安西施行,前期我垫上了不少幸好我在龟兹城搞了一点副业垫上的这笔钱我便不向朝廷要了用来抵扣今年的赋税吧还请裴御史在奏疏上详细说明此事。”

        裴周南道:“下官此来绝非喧宾夺主一切由侯爷定夺。”

        顾青又道:“垫上的这笔钱虽然不向朝廷要了但我私人也垫了一点钱,这个可不能不要,毕竟顾某为官廉洁,两袖清风,朝廷若不报销我的日子可就难过了堂堂节度使捧个破饭碗上街乞讨未免太失体面对吧?”

        裴周南面颊抽了抽第一次与这位传说中的侯爷打交道,不明白这位侯爷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敢问侯爷私人垫付了多少?下官可让人将钱支取过来。”

        顾青大喇喇一挥手:“不必了,既然陛下说平吐蕃策交由我主理裴御史从长安带来的钱我便全部接收,私人垫付的钱我自己从里面拿便是。”

        裴周南被噎得半晌没吱声。

        好浓郁的狗官味道,自己从公款里拿钱,还说得这般理直气壮,这位传说中的侯爷果真有那么大的本事吗?连陛下都对他如此看重,可今日却是见面不如闻名,刚认识才不到半个时辰,裴周南便觉得此人在安西当官可能不是那么清白

        二人刚坐下没多久,各自都有一种话不投机的感觉,干巴巴地闲聊了几句后,裴周南拱手道:“下官初来,尚未见识名震天下的安西铁军的军威,不知侯爷可否容下官在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