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五十一章 康国王子(1/3)

        从古至今的诗句和俗语里,很多都有一定的道理。

        比如“春风吹又生”,比如“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说明珍贵的东西失去后是可以重新长回来的,包括初吻。

        你不记得,我也不提,擦擦嘴又是崭新的初吻。

        “快上菜,饿了!”

        心情放松之后,表情恢复如常,顾青摆出威风八面的做派,大马金刀地坐在桌边。

        皇甫思思白了他一眼,转身进了厨房。

        顾青指了指韩介,道“你,寸步不离地保护我,再敢失职就把你挂在旗杆上示众,这是军令,我说到做到。”

        韩介一凛,终于意识到顾青这句话是玩真的,于是郑重地点头,一手按剑如门神般站在顾青身后,眼神警惕地环视四周,严肃得像二哈。

        良久,韩介忍不住问道“侯爷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末将见侯爷回营后失落了好几天……”

        顾青冷着脸道“我贞操丢了,你说该不该失落?”

        韩介一愣,见顾青表情严肃,分不清是真是假,于是小心地道“侯爷说的是‘贞操’,不是‘节操’?男人的贞操……这个,长啥样啊?”

        “粉嫩嫩的,一碰就痛……”

        韩介飞快眨眼,半天仍没形成画面,只好放弃地叹口气,很有同理心地安慰道“侯爷勿须失落,想当年末将失去贞操时……”

        “闭嘴,我对你的贞操毫无兴趣,老老实实站着,不要说话。”

        顾青用力揉了揉脸。

        忽然觉得好累,下面这群亲卫的画风好像歪了……

        很快皇甫思思端了几样菜上来?一边擦拭着手一边问道“侯爷要饮酒吗?”

        顾青警觉地往后一仰“为何要饮酒?你想干什么?”

        皇甫思思呆怔许久,忽然噗嗤一笑,脸颊顿时染上一抹红晕?掩嘴转身便跑远了。

        没过多久?皇甫思思忽然又跑回来?道“妾身有个朋友想见侯爷,不知……”

        “不见!”顾青硬邦邦地回道。

        皇甫思思被噎得直翻白眼儿“为何不见?”

        “我只是白吃了你几顿饭而已,见谁不见谁难道你也管得着?”

        皇甫思思叹道“侯爷不是一直在找昭武九姓的族人吗?妾身这位朋友便是昭武九姓之人?在西域流亡数年?今朝才得见天日。侯爷确定不想见?”

        顾青举筷的动作忽然一顿,道“昭武九姓不一定都是人才,大部分都是平庸之辈?见之无用。”

        “妾身的这位朋友曾经富可敌国?行商巅峰时?大半个西域的货物都由他定价。”

        顾青眼皮一跳?搁下筷子道“如此?便见一见吧。”

        皇甫思思犹豫了一下?道“侯爷,妾身这位朋友身负灭国破家之仇,对大唐的官员难免……您懂的,还望侯爷体谅一下,莫跟他计较。”

        顾青淡淡地道“没事?骂我几句我不会生气?骂得狠了大不了一刀砍了?天下的人才不是非他不可。”

        皇甫思思一凛?从未见过的锋芒从他身上一闪而逝,她知道顾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