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三女再遇(上)(1/4)

        如果这位顾县侯能够早三年上任,如果恶贼高仙芝下令灭昭武九姓时顾县侯能够在旁边劝阻牵制,如果安西的官员皆如顾县侯这般通晓道理,明辨是非,那么一切悲剧是否可以不会发生?

        如果只是如果。

        如今的昭武九姓已经七零八落,族人流亡不知所踪,剩下那些舍不得离开故土的族人,也是隐姓埋名苟延残喘,活得不见天日。

        迟来的正义,只不过是命运给他的一个息事宁人的交代。

        但是,终归有了交代。

        “四处走走吧,龟兹城这一年变化很大,你会喜欢这座城的。”兵士善意地笑道。

        中年男子道谢,木然转身,顾青的名字却已深深烙在他的脑海中。

        沿着龟兹城的主大街缓缓而行,男子并未留心街边穿梭的人潮,他只想找到一个有阳光的地方,坐下来喝口酒,看看错过多年的风景。

        不知不觉,他走到福至客栈门外,里面那道忙来忙去的熟悉身影令他木然的眼神多了一抹暖意。

        她……是恩人还是朋友?

        走进客栈,皇甫思思恰好转身,二人目光对视,随即皇甫思思嘴角绽开了微笑。

        “看到赦令了?”皇甫思思问道。

        男子点头,局促地环视四周,犹豫自己该不该坐下。

        “坐那里,那里有阳光,晒一晒很舒服。”皇甫思思指着靠街的一处僻静位置道。

        男子走过去,坐下。

        皇甫思思仍忙活了片刻,将店里其他的客人都招呼好后,才端了一坛酒坐到了他的对面。

        揭开泥封,琥珀色的酒液汩汩流入酒盏里,男子吞了吞口水,举杯一饮而尽,然后长长呼出一口气,神情也从容了许多。

        皇甫思思再给他斟满。

        男子又饮了一盏,忽然问道:“安西都护府是否有了什么变故?”

        皇甫思思不答反问:“你如何知道的?”

        “节度副使的名字不应该出现在榜文落款处。”男子言简意赅地道。

        皇甫思思点头:“嗯,高仙芝的权力被顾青牵制了,如今安西都护府的所有权力皆在顾青手中。”

        男子眼中瞳孔猛地收缩:“是顾县侯个人夺权,还是……长安的意思?”

        皇甫思思想了想,道:“是长安的意思,但以顾青的为人?  想必也不会甘于受制。”

        男子眼皮一跳:“唐天子对高仙芝有所猜忌了?”

        皇甫思思苦笑道:“我一个开客栈的女子?  你问我这个,我哪里知道?不过我与顾青是朋友?  从他的言行里看得出?  应该是唐天子对高仙芝不满,而不满的根源?  或许便是三年前的灭昭武九姓,以及怛罗斯之战大折唐军威严。”

        男子沉默半晌?  叹道:“来得太迟了?  若唐天子能早几年明察秋毫,我昭武九姓何至遭此大难……”

        皇甫思思低声道:“对你们来说,是灭国破家的大祸,对长安的天子来说?  不过是不小心犯下了一个小错?  如今只是把这个小错纠正过来了而已。”

        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