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四十章 出兵剿匪(1/4)

        直男的恋爱大多会省略一些感性的环节。

        这类人的目的性很明确,而且过程力求简化。工作事业也好,爱情婚姻也好,简化过程是最有效率且最省心省力的一种方式,遇到喜欢的女人,求爱,在一起,对你好,合伙过日子,生娃,白头偕老。

        大致过程就是这样,中间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是的,少了山盟海誓甜言蜜语,少了花前月下的旖旎缠绵,然而缺少的一部分,在直男眼里是完全没有必要付诸于行动的,因为这些行为太无谓,不仅浪费时间精力,而且由于直男不擅长这个领域,所以容易翻车。

        比如女人娇羞地说她大姨妈走了,直男只会回一句“节哀顺变”,客气点的说不定还会给个红包。

        心地是善良的,就是有点欠揍。

        顾青的爱情大抵如是。

        表白,求爱什么的,不是不会,而是觉得很无谓,一句“我喜欢你”足够白头到老,何必多说?

        如果某天不喜欢了,他会再行通知的。

        …………

        段无忌站在帅帐里的沙盘前,他已经研究三天了。

        沙盘做得很精巧,上面是整个西域的地形,从东边的河西节度使府到西边的疏勒都督府,上至北庭,下至吐蕃,敌我态势,地形变化,兵力部署,国朝疆界等等,皆在沙盘上非常直观地标记出来,让人一目了然。

        段无忌对沙盘充满了赞叹,在他看来,这是一件战争的利器,足以堪比万箭齐发的威力,当战场上的一切全都缩小尽入主帅眼中,任何一处细节都会无限放大,庙算于前,胜算大增,没道理不打胜仗。

        当知道沙盘是顾青所创的之后,段无忌更是对顾青佩服得五体投地,此刻的他无比清醒当初的选择。

        选择来安西的决定果真是正确的,顾青身上的很多东西都是书本上学不到的。尽管这位侯爷同乡平日里看起来懒洋洋的,仿佛什么事都打不起精神,唯独对吃喝情有独钟,没事便进龟兹城的集市里瞎逛,偶尔主动送上门接受那位美丽女掌柜的调戏……

        很难想象这么一位懒散的侯爷,居然能造出沙盘这样的战争利器。

        人不可貌相,段无忌总算亲眼见识到这句话的真理了。

        “整天盯着沙盘,它能长出花儿来吗?”顾青对段无忌的举动很不解,一个破沙盘有啥好看的?这家伙整整盯了三天,看他的婆娘恐怕都没看过这么久。

        段无忌摇头:“侯爷,学生越看这沙盘就越觉得妙不可言,战场上若有此物,我方胜率至少增三成。”

        顾青手里的卤鸡腿正好吃完,掏出一块帕巾擦了擦嘴和手,道:“闲着也是闲着,我们来个沙盘推演,你演敌方,我演正义的大唐王师,来,干一仗。”

        十几面红蓝色的小旗被顾青从角落地翻出来,蓝旗归段无忌,红旗归顾青。

        段无忌惊异地道:“沙盘竟还有此妙用,可以推演战场?”

        “废话,你以为沙盘是孩童的玩具,摆出个地形就没了?它的用处多得很。”

        顾青嘴里仍嚼着肉,把玩着手里的十几面小红旗,道:“先说敌我双方的态势和兵力,你是草原游牧民族,擅长骑兵突袭,拙于后勤补给,兵力五万。我是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