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二十一章 美食难负(1/3)

        儒道文化里有很多关于哲学方面的思辩,比如“庄周梦蝶”,比如从“礼乐”而至“仁爱”等等。

        很多读书人读书是真正只为了增广见闻,丰富自己的人生和思想,并非以科考当官为读书的目的。事实上真正的读书人就算当官,也并非为了私利,而是真的很想为天子守牧一方,为一隅百姓造福。

        只不过千年以后的后人对史书有曲解,总将古代的读书人冠以功利色彩,以为所有的读书人都是为了想当官。

        事实上有不想当官的,读书只是为了读书。

        比如段无忌,他从浩瀚的书本里抬起头,眼里有许多迷茫困惑,书本已无法解答他的困惑,科举更不能,所以他想到了历练自己的人生。

        张怀玉无法断言他的选择是对是错,石桥村培养出来的读书人不是奴隶,他们没有义务必须要为顾青所用,这是当初顾青办学堂时很严肃地告诉过张怀玉的话。

        当然,如果自愿选择辅佐顾青,那就更好了。

        虽然张怀玉无法理解段无忌为何对科举没兴趣,但她并不反对他去安西辅佐顾青,从安西的战报上张怀玉大致能判断得出,顾青在安西虽说麾下猛士如云,但很缺乏谋士,能帮他查遗补缺,出谋划策的幕宾。

        “既然你选择去安西,我不拦你,在顾青身边历练几年后,若还想参加科考,那时再回长安便是。”张怀玉朝段无忌露出鼓励的微笑。

        段无忌长揖:“多谢阿姐成全。”

        “到了安西后好生辅佐顾青,他身边很缺人,你要尽谋士的本分,当他做出糊涂决定时一定要拦住他,当他思虑不周时一定要帮他补遗。”

        “是。学生一定会忠于幕宾谋士之事。”

        张怀玉记起刚才说到科举时,另一位少年也露出了迟疑之色,于是转头望向另一人,问道:“你呢?有何想法?”

        另一位少年大约十七岁年纪,眼神颇为灵动,脸上总是带着活泼的笑,站在院子里也不大安分,身子总是不自觉地扭来动去,好像患有多动症似的,一看就是个不肯安分的人。

        少年也姓冯,名叫冯羽。在石桥村,冯姓是大姓,村里不少姓冯的人家,彼此都沾亲带故。

        冯羽闻言嘻嘻一笑,道:“阿姐,我也不想科考,但我也不想再读书,怎么办?”

        张怀玉好笑地看着他,这个冯羽在学堂里便颇为活泼,性子顽劣跳脱,经常捉弄先生,但读书却很有天赋,教他的先生都说他学有小成,只可惜读书虽有天赋,但他却不肯静下心钻研学问,此生或许能中进士,但很难成为经世大儒。

        “你若多用点心思在读书上,早已是我大唐最年轻的进士了,不思进取还嬉皮笑脸,不想科考又不想读书,你想做什么?”张怀玉语气不好地道。

        冯羽眨了眨眼,笑道:“我可以去做商人呀,像顾阿兄那样的,他当官之前也是商人,我便走顾阿兄的老路,说不定也能当官封爵呢。”

        张怀玉嗤笑:“你有顾青的本事么?”

        “顾阿兄的本事是人情通达,是心性坚韧,他当官可不是靠读书。”

        张怀玉无奈地道:“莫说废话了,你到底想做什么?如果没有想法,我便送你回石桥村,你继续读书也好,回村种地也好,随便你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