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一十八章 激战之后(1/4)

        古代人的信念是什么?

        为何而战?为谁而战?

        很难有人解释清楚这个问题,如果拿这个问题去问王贵,没读过书的王贵恐怕也说不出来,如同此时此刻,他或许都不知道究竟为了什么而如此拼命。

        保家卫国,正义公道什么的,这些理由太宏大太牵强,王贵只是个小兵,他没有那么高的觉悟。

        如果一定要找个理由,对顾青的忠心算是一部分,对袍泽的感情是一部分,背叛袍泽和顾青沦为朝廷眼线的愧疚也算一部分。

        人是复杂的动物,做任何事都有理由,大部分理由并没有那么单一,而是很复杂的,比如王贵拼命的理由。

        拼命只是为了尽忠,也为了救赎自己的灵魂。

        此刻的王贵想不了那么深远,他知道到了该拼命的时候一定不要犹豫,不要畏惧,世上有很多事比死更重要。

        除掉侯爷的这个敌人,至少也要拖住他,等待援兵到来,这是王贵脑海里唯一的念头。

        屋顶已半晌没了动静,王贵不确定敌人还在不在屋顶,或者已经远遁了。

        但他此刻的体力只够支撑到屋顶,如果敌人已远遁,今夜他和王老三的狙击就算彻底失败了,自己还搭上了半条命。

        土屋的门虚掩着,里面漆黑一片,王贵透过屋檐下的窗棂朝里望去,屋子里横躺着两具尸体,看不清模样,显然是神射手将屋主杀了,霸占了这间屋子。

        屋内北侧有楼梯,应该是通往屋顶的,王贵隔着窗棂看着那个楼梯,神情挣扎许久。

        走楼梯太冒险,说不定敌人的箭正在等着他。可是从外面爬上屋顶却太耗费体力,王贵的体力支撑不了如此巨大的耗费,他失血越来越多,接下来要节省每一分体力,拖到侯爷的援兵到来。

        心情很焦急,生死已不在他的考虑中,王贵此刻唯一的念头就是如何除掉这个敌人,不惜代价。

        放眼打量四周的环境,王贵发现这栋土屋一共有两条路出去,跟大多数的民居一样,有一道前门,也有一道后门,王贵此刻处于前门的院子里,而土屋的北侧有一道后门,如果敌人要逃跑的话,只能有这两个选择,除非他会飞。

        远处,王老三的咒骂声仍断断续续传来,骂得嗓音都嘶哑了,还在喋喋不休地骂着。

        王贵脸上淌着冷汗,咬牙暗暗咒骂了几句。这狗杂碎只知道骂,不知道老子已快死了,也不说来增援一下,如果王老三来了,一个封住前门,一个封住后门,不论结果如何,至少有一搏之力。

        屋顶已许久没了动静,王贵越来越急,他不清楚敌人是否跑了,还是沉住气等待击杀他的机会。

        情急之下,王贵不经意看到屋檐下的墙角堆放着一堆木柴和木屑,那是百姓人家做饭的引火之物,王贵愣了愣神,随即露出一丝喜色。

        若无人封门,便试试别的法子吧。

        吃力地蹲下身,王贵从怀里掏出火折子,找来一堆易燃的木屑,上面堆上木柴,吹亮了火折子后,点燃了木屑。

        火光缓缓亮起,越来越大,木柴被点燃后,王贵朝屋里仍了一些燃烧着的木柴,然后手里握住拔下来的箭矢,缓慢地朝后门移动。

        一把火将屋子点燃,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