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一十六章 暗巷暗战(1/3)

        一个男人如果说话做事透着一股坏坏的味道,那么这个男人对女人的杀伤力是非常大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句话是放诸古今中外皆准的真理。

        皇甫思思觉得自己对顾青越来越好奇,也越来越觉得顾青有趣了。

        与顾青的来往已有多次,顾青说话常常将她气得半死,可当她独处时回想起顾青说过的话,又常常会傻笑出声。

        至于顾青干过的坏事……今夜拍卖会真是坏到透顶了。

        安排王贵冒充暴发户,不停拉仇恨抬高价,把真正的商人们折腾得鸡飞狗跳,在王贵的煽风点火下,那些卖出去的商铺有多少是理智的买下,又有多少是为了跟王贵赌气而买下,只有商人们自己清楚。

        一个手握安西重权,原本应该威风八面的节度副使,干起坏事来居然能坏到这般地步,皇甫思思今夜真是开了眼界。

        与顾青接近渐渐不再是她不得不完成的任务,而成了她情不自禁的本心。

        “你家侯爷是怎样的人?他在长安时也是这么……坏吗?”皇甫思思站在树下,漆黑里只能见到她的一双眼睛,像星辰一样闪耀。

        王贵正色道“姑娘此言差矣,侯爷哪里坏了?侯爷对我们恩重如山……”

        皇甫思思白了他一眼,道“我说的是你家侯爷在长安时是不是也这般经常对别人使坏。”

        王贵忽然嘿嘿一笑“这个问题,姑娘何不当面去问侯爷?反正小人不敢乱说,呵呵。”

        三人正要告辞,寂静的夜色里,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王贵三人顿觉头皮一麻,下意识便弓起了身子,动作飞快地将皇甫思思围在中间,等了片刻没动静,王贵三人交换了一下眼色,转身急促地对皇甫思思道“姑娘锁好前后门,不论听到任何动静千万莫出来!”

        皇甫思思已吓得花容失色,王贵三人却飞快蹑脚朝惨叫声的方向飞奔而去。

        惨叫声发生在新建的集市内,新集市离福至客栈不远,所以王贵他们能听到声音。

        王贵三人赶到的时候,集市内一家商铺前横躺着一具尸体,胸口正中插着一支翎箭,中箭的人是商人,刚才在客栈时还与王贵互相叫过价。

        商人已死得透透的,地上一滩血,几名伙计正手忙脚乱地捂着商人的胸口,试图给他止血,但王贵他们是有过战场杀人经验的,随便拿眼一瞥便知道这商人已死,不可能救活了。

        看着商人胸口上的箭,王贵眼睛眯了眯,朝另外两名亲卫使了个眼色,三人离开了现场,找了个偏僻的角落。

        王贵神情严肃地道“这人死得蹊跷,你们看到他胸口上的箭了吗?”

        另一人道“看见了,显然这商人是远距离射杀的,看中箭的深度,应该在二十步内。”

        王贵冷冷道“我倒是想起一件事,当初吐蕃来犯,安西军奉命开拔,在赤河边扎营那晚,有一名刺客向高节帅的帅帐射了一箭,你们还记得吗?”

        一名亲卫点头道“记得,那一次差点将咱们侯爷牵连进去,当时很多安西军将领怀疑是侯爷指使的。”

        王贵指了指远处商人的尸体,尸体周围已经围上越来越多的人看热闹。

        “这个商人也是中了箭,射箭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