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三百零八章 斩将除奸(1/3)

        李嗣业不明白顾青说的“心魔”是指什么,他甚至没发现自己有心魔。

        小人行事是没有底线的,唯一的底线是他自己的利益,或许有时候小人害人的时候不需要对自己有利,想害人就害了,损人不利己的事也干。

        一不小心被他抢占了道德制高点,从此便是没完没了的噩梦与纠缠。这种人跟他说理没用,所有的理由在小人眼里大不过一个“利”字,逼急了打他也没用,碰一下就倒地惨嚎,像瓷娃娃般易碎。不理他吧,抽冷子给你来一记偷袭,直击要害,非死即残。

        遇到这种情况,便算是“命犯小人”了。

        李嗣业是个粗汉子,他只懂得上阵杀敌,根本不知遇到小人该如何应对。

        所以在疏勒镇不得不处处受小人所制,从而行事小心翼翼,生怕被小人拿捏住把柄。

        小心是没错的,但长久下去,一员虎将的锐气也会被消磨得干干净净,顾青既然知道了原因,就必须要尽快帮他除掉心魔,恢复锐气,否则,好好的一员虎将就废掉了。

        韩介走进帅帐,行礼道:“侯爷,疏勒镇中郎将田珍已入大营。”

        李嗣业一惊,茫然地看着顾青。

        顾青微笑道:“请田珍来帅帐。”

        韩介刚要出去,顾青又道:“另外,召十名亲卫执刀入帐。”

        韩介领命。

        李嗣业有些不安地道:“侯爷您这是……”

        顾青笑道:“除心魔一定要果断干脆,不要拖泥带水,李兄,明珠或可蒙尘,宝剑却一定不能蒙尘,明珠只是用来欣赏的无用之物,宝剑却是要用来杀人的,杀人的利器怎可失去锋芒?”

        李嗣业心跳陡然加速,他不明白顾青为何会知道田珍这个人,更不明白顾青到底要做什么,心中隐隐有些不祥的预感,今日此刻,这位年轻的侯爷恐怕会做出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大事。

        没多久,十名亲卫身披铠甲,手执横刀走入帅帐,行礼后分两排列开,呈雁形分列左右。

        田珍走到帅帐前,看着眼前这座比寻常营房大了许多且装饰颇为威武肃杀的帅帐,田珍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整理了一下甲胄,努力营造出一种沉稳睿智的气质,让那位顾侯爷见自己的第一面便产生良好的印象。

        一生功名富贵,便在此刻!

        站在帅帐外,田珍躬身抱拳,大声道:“末将,疏勒镇中郎将田珍,奉侯爷之命前来,拜见安西节度副使顾侯爷。”

        帅帐内久久没有动静,田珍正有些心慌时,听到一道粗犷低沉的嗓音,从帅帐内冷冷地传来。

        “进!”

        田珍心中一喜,掀开帅帐便走了进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排执刀亲卫,面无表情地分列左右,手按腰间刀柄,沉默地平视,帅帐正中的主位上,一位未着甲胄,只穿寻常儒衫的男子懒洋洋地盘腿坐在桌后,正冷眼打量着他。

        田珍后背冒出一层冷汗,他忽然察觉眼前的情况不对。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帅帐内有一股无形的杀气萦绕,而杀气所指的对象,正是刚入帐的自己。

        沉默良久,坐在主位后的顾青忽然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