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九十六章 狭路相逢(1/4)

        顾青划定的战场很大,方圆数十里范围内皆是埋伏。

        很难想象一场数万人的交战,双方将士从容展开究竟要占据多大的地方,而作为主帅,顾青很难将战场上的每一个细节都纳入眼中。

        当吐蕃军被三面合围,却偏偏少了于阗军的后方封口时,顾青心头顿时沉了下去。

        信号已经打出去了,沈田却未依令发动于阗军,只有一个可能,于阗军那面出了意外。

        “赶紧派个亲卫去沈田所部看看,问问他为何还不发动,敌人若从后路逃跑,我必斩了沈田!”顾青愠怒地道。

        亲卫匆忙骑马从战场侧面绕道东去。

        “再派个人告诉常忠,吐蕃前锋若已全歼,马上率部向敌人中军突进,完成三面合围,将敌人聚而歼之,至于后方,沈田若没到位而致敌军逃跑,是他一个人的责任,自有军法等着他。”顾青语气急促地命令道。

        “传令右军,再过一刻如果沈田所部仍未就位,右军一千兵马补上去,截断敌军后路……”顾青沉吟片刻,转头看了亲卫们一眼,道:“后路的压力很大,右军只有一千人,定是一场艰难血战,你们也和右军一同补上去……”

        韩介惊道:“侯爷不可,咱们是您的亲卫,弟兄们若都走了,谁来保护您?”

        “都这节骨眼了,保护个蛋!”顾青骂道:“此战若被吐蕃军跑了,等着我的就是长安的降罪圣旨,你们平日里总嚷嚷着建功立业,今日便给你们建功立业的机会,想升官想拿重赏的给我拼命杀敌,凭本事给自己博个前程。”

        韩介和亲卫们面面相觑,终究还是领命。

        …………

        离埋伏圈三十里开外,沈田所部的于阗军正陷入苦战。

        与于阗军交战的并非吐蕃军,而是从北面天山山脉方向突然冒出的一股异族骑兵,骑兵们的装束服色也是乱七八糟,手执的兵器也是乱七八糟,但服色明显与吐蕃军不同。

        于阗军久驻沙漠,仅只一眼便大致分辨出了这股骑兵的来路。

        他们竟是一支杂牌军,其中有突骑施部落的残余兵马,被高仙芝灭掉的石国残余军队,以及许多突厥残存的零星小部落,加起来总计三四千人的样子,有的骑着骆驼,有的骑马,而且看他们交战时摆出的严整阵型,显然这支杂牌军队经过了长久的操练,诸多国家和部落的残余势力融合在一起,交战时竟然如臂指使,非常老练。

        更令人胆寒的是,这股骑兵打起来不要命,当沈田的于阗军意外与其遭遇时,对方二话不便迅速列好阵型,然后对沈田所部发起凌厉的冲锋。

        早年高仙芝用了一个牵强的理由,谓之“失蕃臣礼”,然后蛮横地灭掉了与大唐向来交好的突骑施和石国,今日的报应来了。

        当初在大唐兵威下逃跑苟活的这些残余势力,竟悄无声息地聚会笼络起来,组成了一支战力不俗的军队,而大唐对他们有亡国灭族之仇,可想而知,这支军队遇到了沈田所部将是怎样疯狂的报复。

        安西都护府派出去的斥候注意力全在搜寻图伦碛沙漠的吐蕃军,从北面而来的这股杂牌军竟未曾被人发现。

        无法推测这支军队为何出现在安西都护府附近,更无法得知他们为何远远缀在吐蕃军的后面,是为了捡便宜还是为了落井下石。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