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九十二章 仁慈软肋(1/4)

        顾青没指挥过战争,甚至见都没见过战争。

        而眼下龟兹城内以他的官职最高,他是无可争议的唯一最高指挥者,纵然毫无经验,也不得不亲自指挥。

        压力很大,因为责任很大。

        布置过后,众将告退,顾青坐在地图前久久凝视,心中如同压了一块沉甸甸的大石,感觉连呼吸都阻滞起来。

        如果,这场战争失败,而失败的原因是因为他的指挥失当,敌人打进了龟兹城,四处纵火掳掠抢劫,祥和平静的龟兹城陷入地狱般的惨烈景象中,男人被杀,女人被强*暴,财物被抢掠,房屋被焚毁……

        报向长安的奏疏里,或许只有寥寥几行字,然而这些普通百姓们的悲惨遭遇,谁给他们一个交代?

        一切的责任,全都压在顾青的肩上。

        前世坑过人,年少轻狂时甚至废过人,但全城几万人的性命交到他手上时,顾青惶恐了,心虚了。

        指挥一场战争哪有那么风光,坐在帅帐里运筹帷幄挥斥方遒,大手一挥我要打这里打那里,令箭一掷万人应命。

        战争中的血与火,惨叫与哭嚎,平民家破人亡的哀恸,将士豁命拼死的惨烈,这些都在主帅一句句命令里注定了他们的结局。

        慈不掌兵,手握帅印的人只要身处战场,那么人命就已不是人命,无论敌人的还是己方的,都不过是一串串冰冷的数字,这些数字不代表任何意义,输赢才是唯一的意义。

        顾青努力说服自己,一定会赢的。

        一股热浪般的微风吹入,纱帘摇曳摆动,主帅座前,坐着孤单的他,无人时卸下坚强的外壳,那微微颤动的肩暴露了他的不安和脆弱。

        何时开始,善良与仁慈竟然成了他的软肋?他的不安与脆弱,竟是出自对万千生灵的怜悯与担忧。

        未曾与上个世界和解,却已被这个世界改变。

        伸手入怀,怀里是一个锦囊,锦囊里是张怀锦为他求取的一枚北斗七星钱。

        顾青不自觉地握住了那枚钱,紧紧地攥在手心,指节用力而泛白。

        “愿,诸佛诸神灵护佑,不欲众生负我,我亦不愿负众生,此战,必胜!”

        …………

        入城两天了,顾青几乎没怎么睡过。

        巨大的压力让他夜不能寐,哪怕躺在床上,脑海里忽然想起某个城防漏洞,他便马上披衣而起,领着亲卫上城头巡视,直到安排妥当才回去。

        “天亮后征调民夫,城墙外五百步,弓箭射程之外挖两道又长又深的鸿沟,如果敌军没上当入套,它们便是城防最后一道主动防御的防线,沟里倒插尖刃和干柴,干柴用火油浸透,再将沟铺平做成陷阱,敌人一旦接近掉入沟里便马上点火……”顾青站在城头,遥指城外远处的一片平地道。

        韩介将顾青的话记下,吩咐亲卫去找官员办理。

        见顾青两眼通红,不知熬了多久,头发与衣冠都散乱不堪,神情憔悴落魄,韩介忍不住劝道:“侯爷,这两日您已布置很多了,以末将从军多年的经验,城防做到侯爷这般仔细的绝无仅有,已经足够了,侯爷回府歇息吧。”

        顾青摇摇头,默然走下城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