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十四章 再挖一坑(1/3)

        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没肉吃如何顶天立地?

        顾青对生活品质的要求不高,无论贫穷还是富贵,肉是必不能少的。大抵是小时候在孤儿院养成的执念,孤儿院的生活资源有限,孤儿之间的关系也并不像外人宣扬的那般和谐友爱,事实上关于食物和衣物等资源在背着老师的时候都是靠暴力来决定分配的。

        顾青从懵懵懂懂被人抢,到后来靠拳头抢别人,其中的心路历程不足道,爱吃肉就是前世遗留的后遗症。

        从本心来说,他并不觉得肉有多好吃,也没有吃肉增强体质的认知,他只是单纯的想吃肉。

        或许,肉能填补上天亏欠他的童年吧。

        所以到了这一世,吃肉的习惯也是万万不能变的,它已成了顾青日常生活里的一种仪式。

        没钱吃肉怎么办?借钱也要吃。

        事实证明刚刚建立起来的友谊是很脆弱的,像蒲公英一样一吹就散。

        郝掌柜很惊愕,他没想到一个刚认识不到一个时辰的少年郎居然腆着脸说“一见如故”,而下一句就是借钱吃肉。

        我们很熟吗?

        商人在日常个人消费上向来都是很小气的,他懂得赚钱的辛苦,所以每一文钱都花得很吝啬,作为一个身家颇丰的商人,郝掌柜当然不会轻易借钱出去,哪怕是“一见如故”的朋友。

        一句“没带钱”便搪塞了顾青,然后郝掌柜匆匆忙忙离开了石桥村,仿佛后面有恶犬追杀似的,滴溜溜地飞速滚到了山路尽头。

        顾青站在门口,看着郝掌柜逃命般的背影,怅然若失地叹息。

        友谊的小船刚刚离港,这就翻了么?

        看来又要去石潭捉鱼了,这次跟村民家借个小渔网,多捞一点,回头做个全鱼宴,红烧的,清蒸的,水煮的,给宋根生留两条,这小子最近被惯坏了,也是顿顿少不了肉。

        顾青一屁股坐在自家门槛上,托着腮思考人生,目前他的人生乏善可陈,大多数跟吃肉和如何吃到肉有关。思考人生渐渐变成了发呆,回过神时已是午时后了,顾青神情失落地起身,想了想,举步走向柴房。

        柴房里,丁家兄弟仍被关着。

        打得没意思,杀又不能杀,顾青发现这俩货最近成了他的烫手山芋。

        厌倦了,折磨坏人太累,坏人累,顾青也累。

        兄弟二人的伤渐渐恢复,身上仍有外伤,看起来没那么显眼了。顾青觉得是宋根生他爹的草药妙手回春,丁家兄弟打死也不同意这个结论,为此顾青不得不与贤伯仲进行了长达半个时辰的亲切交谈,最后三人终于在和平友好的气氛下统一了意见。

        没错,是宋根生他爹治好的。

        见顾青走进柴房,丁家兄弟身躯同时颤了一下,眼中露出熟悉的恐惧光芒。

        顾青径自坐在干草堆上,看着面前的兄弟二人叹气。

        “没肉吃了……”顾青幽幽地道。

        丁家兄弟:???

        你没肉吃了关我们何事?你有肉吃的时候也没见分我们一星半点呀,每天只有黍米拌野菜,俩食肉动物被硬生生掰成了食草动物。

        “你们啊,真不会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