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八十三章 敌踪难寻(1/3)

        沙漠行军最大的天敌便是气候。

        在顾青眼里,沙漠的气候比皇甫思思的脾气还古怪,明明晴朗无云的天气,说翻脸就翻脸,毫无预兆便昏天暗地飞沙走石。

        开拔之前顾青特意多请了几位经验丰富的向导,许以重金,一万兵马全是骑兵,不仅如此,顾青还带上了多余的五千匹战马,以及从龟兹镇商队强行或买或租弄来的一千多头骆驼,整支队伍畜生比人多,空余出来的牲口大多驮负粮食草料和饮水。

        安西军近两万人在前开路,顾青的一万兵马押后而行,这支兵马在整个安西大军里算是最富裕最奢侈的,像一群靠打劫发家致富的土匪,昂首挺胸地直视安西军嫉妒羡慕的目光。

        粮食和饮水大明大亮被战马和骆驼驮负在队伍后方,鼓鼓囊囊的一袋袋粮食,以及用硝制过的皮草缝合起来的水箱明晃晃的特别显眼。

        顾青是特意如此吩咐的,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安西军将士,打仗,我不行,搞后勤,你们不行。

        离开龟兹镇一路往东,大军沿着赤河行进,每日行五十里后扎营,安西四镇将士同扎一个营盘,顾青麾下一万左卫将士则相隔十里另扎营盘。

        打探军情的斥候不停地从前方传来消息。

        十几日前,吐蕃军攻占于阗后,从于阗败退的残余守军共计五千余人,沿着玉河深入沙漠,昨日已走出了沙漠,正朝龟兹镇方向归拢集结。

        吐蕃军于五日前行进至沙漠深处,竟不知所踪。无数拨斥候进入沙漠后打探多日,却在沙漠中失去了吐蕃大军的踪迹,好像凭空消失在沙漠中了。

        不能责怪斥候打探不力丢失了敌踪,沙漠太大了,塔克拉玛干沙漠在大唐的名字叫“图伦碛”,它是华夏第一大沙漠,在后世排名世界第十,可见沙漠面积之巨大。

        一支三万人的军队进入沙漠,稍不留神便消失于茫茫大漠之中,而且再去寻找已是非常艰难的事了,在沙漠里连方向都难以辨别,打探敌踪简直是天方夜谭。

        失去敌踪的消息着实令全军上下颇为不安。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连对手的踪迹都寻不着,这就给此战增添太多不确定性。

        开拔第三晚,扎营的时候高仙芝的帅帐擂鼓聚将,将所有的将领召集至帅帐中议事。

        顾青走进帅帐时发现气氛很凝重,所有将领皆阴沉着脸不吭声,见顾青进来,将领们也只是潦草地行了个礼。

        敌人的踪迹消失绝对不是好事,高仙芝所有在战前的谋划全部要推倒重来,吐蕃军的下一个攻击地点如今只能靠仅有的线索来猜测了,而这样的猜测太冒险,万一猜错了,付出的代价很大,己方不仅会扑个空,还有可能被敌人趁机突袭意想不到的城池,造成战略上的严重失误。

        “节帅,末将以为,此时只能分兵而击!”一名将领站起身凛然道。

        将领们闻言纷纷交头接耳,有人赞同,也有人不屑地冷哼。

        顾青坐在高仙芝旁边,面无表情不发一语。

        在这群身经百战的将领中,顾青目前只是个弟弟,无论年龄还是军事经验,他都只是个弟弟,弟弟要有弟弟的觉悟,多听多看,少说话。

        高仙芝另一侧的边令诚模样有些憔悴,显然这几日的行军颇为辛苦,太监少了个零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