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天生杠精(1/3)

        晚年的李隆基绝不是合格的老板,自负,多疑,寡恩,昏聩,所有帝王的坏毛病他都有,真正的孤家寡人。

        孤家寡人不是没朋友,而是打从心底里不愿相信任何人,时刻有被迫害妄想症,总觉得身边的人随时会造他的反,于是拿出对待敌人的冷酷手段来对待臣子和血脉宗亲。

        所谓的“圣眷”不过是表象,表面上再热情亲切,终归只是一场表演,救命之恩在李隆基的心里究竟有多长的保质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边令诚今夜胆气不弱,比上次见他时强势了许多,虽然言语里仍是恭敬客气,可顾青还是听出了一丝对抗的意思。

        所以,是李隆基秘密给了他什么旨意吗?给一个远在边陲的监军下密旨,内容除了监视牵制,还能有什么?

        顾青笑得更灿烂了。

        安西四镇真是热闹,一个节度使府居然有了三股势力,高仙芝,边令诚,顾青。

        原打算坐山观虎斗,看高仙芝和边令诚争斗,顾青则坐收渔翁之利,如今看来情况有了变化,边令诚似乎有将他强行拉入争斗战局的意思。

        不得不说,李隆基真是好手段,远在千里之外的长安,居然能翻云覆雨左右安西节度使府的平衡,就算顾青不想参与争斗,他都能逼着顾青参与进来,边令诚这颗棋子算是物尽其用了。

        既然安西局势有了变化,顾青的谋划也要变了。

        酒宴散后,边令诚与众将领向顾青告辞离去,临走前边令诚凑在顾青耳边笑着说了一句话。

        “奴婢愿奉侯爷为安西之主。”

        顾青微笑推拒,纯爷们儿不与死太监为伍。

        所有人离开后,顾青仍坐在桌边,独自饮酒。

        “韩介……”

        “末将在。”

        “派个人请高节帅明日来左卫大营阅兵。”

        “是。”

        杯盘狼藉的客栈前厅,顾青盘腿斟满了一杯酒,望着酒杯里琥珀色的酒水,神情陷入呆怔。

        原以为离开长安后便没了束缚,然而来到安西后终究还是身陷一团乱麻的争斗中。

        时间越来越紧迫了,顾青有很多事需要做,可如今还是要分出许多精力来应付这些内部的矛盾纠缠,那即将波及整个大唐的战火,眼看越来越近了,如果战争来临,以顾青如今在安西的分量,他手上能用的只有左卫的一万人马,这点人马转战关中阻挡叛军能起什么作用?

        短短两年多,他已经走到这个位置上,未来难道仅止于此了吗?

        独自饮尽一杯酒,顾青已有几分醉意,垂头低声呢喃:“少年场上醉乡中,容易放、春归去……莫将愁绪比飞花,花有数、愁无数。”

        顾青的身后,皇甫思思轻悄的脚步忽然停住,眼中异彩闪动,嘴里喃喃默念着这句诗,然后嘴角一抿,妩媚的眼神浮起几许黯淡。

        “不愧是才子,长短句子尤为撩人呢,官拜节度副使,爵封县侯,二十来岁已如此显赫,他……究竟还有什么愁?”

        客人都走了,只留下顾青一人,皇甫思思原本是想过来施美人计,撩拨一下这位侯爷,然而听到顾青呢喃的长短句后,皇甫思思忽然改变了主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