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夜宴诸将(1/3)

        人的劣根性在于,在比自己差的人面前永远会有心理上的优越感,区别只在于有没有将这种优越感表现出来,那些没有表现出来的人不是没有优越感,而是素质涵养比较高,隐藏得比较深。

        原始社会谁家打的猎物比较多,会咧着嘴笑得很得意,这种不带任何目的性的嘲讽别家,后来人管它叫“质朴”,有了文字和文化后,圣人告诉他们,不能嘲讽得太明显,打猎多的人你们要学会善良,至少要装作善良。于是有了“谦逊”,有了“涵养”。

        史学家说,这叫“文明”。

        顾青却将人类的劣根性表现得淋漓尽致,尤其是在迟言面前。

        毫不留情的嘲笑,毫无顾忌的展现优越感,尽管他只比迟言高了一个名次,但他仍然有一种学霸俯视学渣的酣然快感。

        迟言只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比顾青年龄稍小。面对主帅侯爷如此热情的态度,迟言受宠若惊,愈发惶恐紧张。

        毫无道理的事,操练名次前列怎么热情都不过分,军中的天之骄子嘛,被款待是很正常的,可是款待他这个倒数第一的人……侯爷贵脑阔有恙乎?

        酒菜上桌,帅帐里只有顾青和迟言二人,顾青频频劝酒,并表示饮醉无妨,他亲自批准迟言明日请假休息一天。

        迟言战战兢兢端杯,每饮一盏便不停道歉认罪:“侯爷,小人错了,真的知错了,明日小人便奋发操练,绝不给袍泽拖后腿,更不会给侯爷丢脸……”

        “不丢脸,你哪里丢脸,你明明给我长脸了……”顾青热情地敬了一盏酒,然后走到迟言身边盘腿坐下,勾着他的肩道:“你啊,要保持下去,知道吗?没错,保持倒数第一的名次,不需要变强,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卫了,每天陪我操练便可……”

        迟言愕然看着他,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还是噩运来得太突然了?

        这位侯爷满脸堆笑的样子,怎么看都像不怀好意。

        “侯爷,小人真的错了……”迟言胆战心惊,人类对未知的东西总是恐惧且敬畏的,从顾青的笑容能看出来,他这个倒数第一当侯爷的亲卫恐怕不是什么好消息,类似于游街示众的性质。

        “小人发誓,明日开始一定不会是倒数第一了,发毒誓!”迟言两眼水汪汪地看着他,眼神里满是乞求。

        “把喝了我的酒都给我吐出来……”顾青笑容一僵,立马翻脸了:“听不懂人话吗?你若不是倒数第一,难道我又要成为倒数第一?我不要面子的吗?”

        迟言终于懂了:“可是侯爷,您有过军令,若连续一个月倒数一百,便滚回长安去……”

        “你可以特赦,我说的,你是锦鲤,也是明灯,你滚回长安了谁来衬托我?乖,来饮酒,不醉不归。”

        照例的寒暄关怀,被灌得半醉的迟言在顾青的询问下断断续续说了他自己的情况。

        家中长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妹妹已出嫁,弟弟在家种地,地少人多,一家人太穷了,迟言不得不出来当兵吃皇粮,好在三代清白,审查过后便进了左卫,每月能拿少许的兵饷接济家里。

        只是迟言天生体质较弱,在长安时也是挂在车尾勉强不掉队,如今来安西,照样是挂车尾,操练才几天的顾青都能轻松超过他,显然迟言的体质天生不适合当兵。

        很老套的故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