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七十五章 长安密旨(1/3)

        对顾青的思路,韩介叹为观止。

        没错,吃个鸡蛋没必要认识母鸡,无论这只母鸡多漂亮。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听起来居然好有道理,完全无法反驳,逻辑思路可谓缜密。

        然后韩介开始打量皇甫思思。

        说实话,这位姑娘确实很美,任何角度看起来都很美,有一股淡淡的风尘味道,却又恰到好处地展现了她妩媚的风情,魅惑却不轻佻,举手投足间散发出的那股媚态风韵,比那些大家闺秀的所谓端庄气质迷人太多了。

        如此美丽的女子,侯爷居然毫不动心,甚至视她如无物,韩介很费解,侯爷对女子的审美究竟高到了怎样的地步,张家两位小姐他也见过,虽说都是绝色之姿,可若论外貌的话,龟兹镇这位美人与她们也不相上下呀。

        该安排的事都安排完了,顾青迫不及待招呼韩介他们离开。

        大营内还有冲澡烤肉和美酒等着他,今天的假期一定要好好享受,明天又要继续该死的操练了。

        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韩介回头看了看皇甫思思怅然的身影,忍不住道:“侯爷,那位姑娘究竟哪里不合您的眼光,末将觉着她挺美的”

        顾青骑上马,道:“你这口气跟介绍相亲的媒婆似的,啥意思?你哪只眼看出那位姑娘必须被我看上?”

        韩介叹了口气道:“末将只是觉得那位姑娘对侯爷似乎有意,但末将不明白侯爷为何无动于衷。”

        顾青哼了哼,道:“一个女人,混到居然要别人救命的地步,你说她得有多失败,张怀玉那样的才叫女人,一顿能吃三碗饭,一拳能打十个,顶天立地一条响当当的好汉,就算是张怀锦,也有一顿吃三碗饭的实力,武力值虽不太高,揍五个我这样的应该富余”

        韩介目瞪口呆:“侯爷心目中的女人是这样的?”

        “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子,想要在这个凶险的社会上生存下去,当然要找武力值够高的女人来保护我,那个开客栈的姑娘看起来比我还弱,显然是个废物,我为何要对一个废物动心?”

        韩介一阵天旋地转,依稀听到紫府灵台的三观碎裂的声音。

        顾青忽然笑了:“刚才都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那位开客栈的姑娘我总觉得路数不对,她就像一堵危墙,小心避开为上。”

        “路数不对?”韩介顿时凛然,小心地道:“要不要末将派人去查一查?”

        “查什么?我们初来乍到,没人脉也没情报网络,你能查到的东西都是表面的,甚至是对方故意误导的,查到了反而会令我做出错误的判断,不必查了,该浮出来的,到了适当的时机它会自己浮出来。”

        深夜,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惊醒了沉睡中的边令诚。

        披衣而起,边令诚警觉地朝门外问了一句:“谁?”

        “监军,长安有密旨。”

        边令诚急忙起身,打开门。

        外面是他的随从,边令诚示意他进门,随从进门后从怀里掏出一封打着火漆印记的黄色信封。

        “送密旨的使者刚到龟兹便离开,未曾引人注意,只有这一道密旨,并无别的话交代。”随从恭敬地道。

        说完以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