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六十八章 初遇初识(1/3)

        孤儿出身的顾青小时候便知道,提前亮出拳头能够有效避免很多麻烦。

        现实就是这样,人越凶别人就越怕,越怕就越不敢招惹,在人际交往中无形便占据了战略主动态势。

        顾青之所以立下恶霸权贵的人设,就是为了提前亮拳头,将一些原本不该发生的小麻烦消弭于无形。

        什么某富二代炮灰角色在街上不知死活招惹自己,某官员子弟不知死活欺负自己等等,然后顾青调拨兵马将他全家端了,或是拿出堆积如山的钱财啪啪打脸什么的……这种狗血的情节顾青一个都不想发生。

        恶霸形象是为了让人惧怕,但是恶霸当到掌柜们夹道欢迎巴不得来砸店的程度,顾青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周身一股若有若无的混账气息在隐隐流动,顾青觉得自己的气质可能有了一些不易察觉的变化。

        “侯爷,您这韬光养晦之策可能要花费很多钱,而且赔的都是您自己的钱,末将有一计,以后侯爷若想砸点什么,不妨把节度使府砸了,高节帅肯定不好意思跟您要钱,下面的属官更不敢,既能立威又能省钱,同时还能让节度使府里所有的官员都能近距离目睹您混账恶霸的一面,岂不美哉……”

        还“美哉”……

        还是喜欢当初刚认识的那个韩介,那时的韩介多么朴实无华,多么耿直内向。

        圣人说得多好,“唯女子与亲卫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亦不逊,总之就是不逊。”

        “找个地方吃饭,你别说话,安静的走路,我不想跟你说话。”顾青朝韩介无力地挥手。

        韩介果然安静地走路,一个字都没说。

        顾青也沉默地走着,越走越觉得韩介刚才说的话很有道理。

        是啊,砸节度使府是免费的啊,为何要砸店铺,白白便宜了那些掌柜?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韩介的嘴最近越来越贱,顾青决定不惯着他。

        城池内靠近南面的街边有一家客栈,名曰“福至”,名字挺吉利,里面的客人也不少,相比别的客栈生意好了许多。

        “这家不错。”顾青权威地道:“客人多的店肯定有不凡之处,要么价格便宜,要么味道好。”

        韩介静静地看了他一眼。

        这个连傻子都知道的真理,侯爷怎会说得如此权威,好像是他独自发现的一样……

        顾青领着韩介和十来名亲卫走进客栈,厅内采光不太好,一群人进门后光线一暗,莫名多了一股黑恶势力上门收保护费的气质。

        店内几桌客人顿时变了脸色,见顾青这群人穿着普通,但气势剽悍,而且一个个面目狰狞可憎的样子,客人们纷纷自觉地结账慌忙离开。

        顾青有些无奈,回头看了亲卫们一眼。

        亲卫里大多是上过战场的,确实有种面目狰狞杀气腾腾的气质,说他们天性善良委实有点……

        “杀才!”顾青瞪了亲卫们一眼。

        十几个人分成几桌,顾青与韩介照例坐在同一桌。

        刚准备叫伙计,顾青忽然想起了什么,盯着韩介道:“上次安西军大营闹过以后,你后来去找过营妓吗?”

        韩介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