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六十六章 边塞玉人(1/3)

        对于顾青,边令诚颇为忌惮。

        忌惮的是顾青的圣眷之隆,他太受天子宠信了,这样的人,边令诚不敢得罪,而且看顾青来到安西后的所作所为,又是砸店又是挑衅安西军,无事时躺在大营里混吃等死,完全是纨绔子弟的做派,跟长安城的那些权贵毫无区别,边令诚愈发不敢得罪。

        所以顾青来安西后砸店,跟安西驻军起冲突之类的事,边令诚在奏疏上提都不敢提,他的打击目标很明确,只有高仙芝一人。

        无关个人恩怨,边令诚与高仙芝的职责决定了两人的关系,天生注定是参劾与被参劾的关系。一个为国开疆辟土,一个在背后偷偷捅刀子。

        边令诚的逻辑很朴素,把高仙芝参倒了,他就立功了。

        如果参不倒,抓不到高仙芝的把柄,那就是监军的失职,远在长安的天子已明显对高仙芝有了猜忌,但天子却宁愿派顾青来牵制,也没给他这个监军只字片语的指示。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天子也对他边令诚不满了,因为这些年边令诚无能,没能抓住能够罢免高仙芝的实锤,所以干脆也对他不信任了。

        如果边令诚再不努力在背后捅刀子,说不定天子会将他一同办了。

        边令诚的逻辑很缜密,前因后果仔细一推敲,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无比正确,顿时有了浓浓的危机感,后背不知不觉冒了一层冷汗。

        如今的情势是,高仙芝倒不倒已不重要,重要的是,高仙芝倒的那一日,他边令诚可不能被天子搂草打兔子顺便给打了。

        所以,要努力!要奋进!

        为了参倒高仙芝,边令诚必须另辟蹊径,如果能把顾青拉下水,两人一同参高仙芝,那么扳倒高仙芝指日可待,而且按照边令诚的揣度,高仙芝倒下也符合长安朝廷的心意,否则天子为何无缘无故派顾青来安西牵制高仙芝?

        边令诚越想觉得越对,唯一不满的是,天子派来的人居然是个混吃等死的纨绔子弟,置天子的心意而不顾,整天不干正经事。

        顾青不正经也就罢了,但影响了边令诚的个人前程,那可不行。

        顾青必须要被拉下水,使他与边令诚站在同一个阵线,一同发力扳倒高仙芝,如此,边令诚的前程便是一片光明了。

        拉一个男人下水并不难,权,钱,色三种而已。

        论权力……这个不行,顾青的官儿比边令诚大,许不了的。

        论钱……这个也不行,边令诚是宦官,宦官最贪财,许进不许出,尤其是他远在边陲小镇,平日里根本没什么油水,顾青是从长安来的官,人家可是吃过见过的,边令诚的那点家底根本填不满他。

        所以,唯独能给的,只有美色了。

        边令诚坐在烛台下想了很久,忽然拍了拍掌。

        一名下人出现在房门外。

        边令诚淡淡地吩咐道:“去城西的福至客栈,请杜姑娘来见本官。”

        半个时辰后,一名身姿袅绕,面容绝色的女子出现在边令诚的书房内。

        “杜思思拜见边监军。”女子朝边令诚裣衽为礼。

        边令诚搁下笔,亲自迎上前,笑道:“思思姑娘,久违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