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六十一章 汽笛长鸣(1/4)

        演好人很难,因为好人的本性是克制。克制自己的脾气,克制自己的恶念,克制自己随时冒出来的想一大嘴巴子抽死别人的暴戾念头。

        但是演坏人却并不难,坏人唯一需要克制的是自己的良心。

        良心如果麻木了,为人处世尽可随心所欲。任何事情都不需要克制,想抽就抽,想骂就骂,如果这个坏人恰巧还有权有势的话,那就更爽了,坏事一直干一直爽。

        变坏这种事不需要学,放开克制,释放心里的魔鬼便是。

        比如昨日砸酒楼,顾青就砸得很爽,要不是自己的钱有点不够,真想再砸几次,既能打造人设,还能解压。

        砸店暂时没见效果,毕竟作案才一次,看在别人眼里不过是撒酒疯罢了,男人喝醉了撒酒疯很正常,顾青砸店之举并没人在意。

        这就有点尴尬了,顾青砸店时一直觉得自己的形象很混账来着。

        人设若要立得住,必须再接再厉。以后砸店不一定非要砸酒楼,饭馆客栈青楼都可砸,不必拘泥于形式,砸的时候最好别喝酒,清醒的时候砸才能坐实自己是个无恶不作的纨绔子弟,很凶残的那种。

        “侯爷,末将以为……砸店没错,错的是不该让末将赔钱……”韩介小心翼翼地道。

        顾青一愣:“此话何解?”

        “店砸了,钱也赔了,在外人眼里看来,就是做了一笔买卖,花钱买侯爷高兴。昨日侯爷被扶回去后,末将与店掌柜商议赔偿事宜,掌柜倒也不客气,居然要了末将二十贯,不过是砸了一些破桌破罐儿,掌柜也敢开这个口,气得末将好想再砸一次……”

        韩介叹了口气,道:“末将赔钱走人,回头发现掌柜在笑,瞧他那模样,恨不得侯爷多来砸几次,他稳赚了。”

        “侯爷,纨绔子弟不会这么做事的,砸便砸了,不但砸店,还打人,从来没听说恶霸砸了店还赔钱的,您这哪是恶霸呀,分明是义薄云天的豪侠所为,掌柜就差召集百姓敲锣打鼓去都护府门前赞颂侯爷为民解忧,爱民如子了……”

        顾青心脏不知为何隐隐作痛,冷着脸道:“韩介,出了长安你彻底放飞自我了是吧?嘴皮子越来越利索了,调你回长安去百戏园唱大戏好不好?”

        韩介讪讪一笑,没再吱声了。

        顾青很烦恼,他迫切需要打开安西的局面,这几日除了在街上闲逛,其他的时候便是认识安西军的各路将领,以及都护府的各个文官书吏。

        官员武将倒是认了个脸熟,可对顾青来说根本无用。

        他要的是威信,是整合安西军和左卫军,是在军队里说一不二甚至可以取高仙芝而代之的权威。

        做到这一点实在太难了,李隆基给人给物给政策都不够。

        …………

        此时的顾青和亲卫们正坐在龟兹镇上一家客栈里。

        客栈不仅是住宿,前厅也是饭堂,算是多元化经营。顾青和亲卫们逛累了,随便找了家客栈进去打算吃顿饭。

        这一次顾青没打算砸店,毕竟当恶霸也不能太频繁,时间间隔太短,别人眼里看来就有点可疑了。

        所以这是一顿和平的饭,一顿人不知而不愠的饭,一顿表现大唐上流社会人士良好教养的饭。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