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五十八章 广阔天地(1/4)

        韩介果真没开玩笑,操练的声势果然很浩大很吓人。

        平地万人一声吼,边令诚差点被活活吓死。

        喊杀声过后,营地空地上依次亮起火把,一万披甲将士站在空地上平举长戟,表情冷酷,在火把昏黄的光线下,将士们的身影一半光明,一半阴暗,如同从地狱悄悄爬到阳间的鬼魅阴兵,在漆黑的夜色里尤为恐怖。

        边令诚吓得魂飞魄散,瘫软在地上浑身无力,双脚却不自觉地乱蹬,嘴里发出凄厉的尖叫声。

        “啊啊啊啊!”

        领路的亲卫忽然一把按住他的肩,单手将他从地上拎了起来,冷冷地道:“贵客不必惊慌,此为将士例常操练,每日都有的。”

        边令诚这才冷静下来,接着为自己刚才的表现感到很羞耻,脸上有些挂不住,苍白着脸努力挤出一丝笑意,颤声道:“顾县侯的麾下将士果真,果真是……虎狼之师。”

        亲卫面无表情,松开边令诚后侧身一让,道:“贵客这边请。”

        刚才那一道喊杀声威力不小,被吓到的不仅是边令诚,帅帐内的顾青也被吓到了。

        原本他正在努力扮演庸碌无能的主帅人设,帐外一声喊杀吓得他手一抖,酒壶里的酒顺势淋了满脸,有些还灌进了鼻子,难受得呛咳起来。

        呛咳过后,顾青目光不善地盯着韩介。

        韩介满头雾水,仍昂首挺胸,保持镇定。

        顾青使劲吸了吸鼻子,叹道:“韩兄,操练确实要搞出气势,但也不要太用力,噪音扰民很不道德知道吗?城里的百姓若去报官投诉我们那就尴尬了。”

        韩介满腹不解,但还是识相地道:“是,末将记住了。”

        顾青还打算继续训话,帐外有亲卫禀报,贵客到。

        贵客看起来一点都不贵。

        边令诚走进帅帐时膝盖还在哆嗦,脸色惨白惨白的,像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新鲜尸体,刚才那一声喊杀吓得不轻,甚至裤裆里都有几许湿意。

        众所周知,宦官是生理残缺的人类,有个共同点是,都管不住尿……

        进了帅帐,边令诚原本志得意满的姿态不知不觉变得战战兢兢。

        刚才外面那一万精锐虎狼之师可都是这位侯爷的麾下,这位侯爷令旗一指,他们便会像出闸的猛虎一往直前神挡杀神,边令诚原本打算摆一下监军的架子,被那声喊杀结结实实吓了一回后,进帅帐时边令诚的姿态顿时谦逊了许多。

        走进帅帐,边令诚一愣。

        顾青坐没坐相,半躺在桌前。矮脚桌上摆满了酒菜,已吃得杯盘狼藉,食物的残渣碎骨扔得满地都是,帐内弥漫着浓浓的酒味,而顾青则衣冠不整,前襟被扯开,露出了白皙干净的胸脯,一只脚穿着足衣,另一只脚光着,不时还打个酒嗝儿,正醉眼迷蒙地盯着他。

        边令诚的心骤然一沉,这位年轻侯爷的性格似乎有些不羁呀,这一类人不太容易拿捏,因为不羁的人向来不怎么服从既定的规则,一个不服从规则的人,很难用规则去拿捏他。

        监军是一支军队里最坏最惹人厌的人,没有之一。

        作为监军,虽然没有统兵权,但有监督权。边令诚在安西存在的意义就是代天子监督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