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五十六章 当世名将(1/3)

        顾青与高仙芝确实有着不浅的渊源。

        当初南诏国叛乱,鲜于仲通这个对战事一窍不通的文人焦急如焚时,还只是石桥村一个农户小子的顾青便向鲜于仲通献策,其中一条便是外行不插手内行,请朝廷调派一位能征善战的将领指挥平叛。

        当时顾青便重点提了高仙芝的名字,后来鲜于仲通依顾青所言,向朝廷上疏,请调高仙芝来剑南道指挥平叛。

        高仙芝后来不负所托,果然将南诏国的叛乱平了,完成任务回到安西后,李隆基还给他授了“开府仪同三司”以兹表彰。

        因为顾青的推荐,高仙芝莫名捞了个好处,“开府仪同三司”可是从一品的散官衔,通常只有宰相级别的人物才能得到的。

        而高仙芝在剑南道平叛时,从剑南道节度使府看到顾青造的沙盘,一时惊为天人,对素未谋面的顾青推崇有加。

        说起来,高仙芝对顾青可谓神交已久。

        当然,高仙芝若知道顾青此行的目的和任务,大概今日两排安西将士不会在这条土路上迎接他,他们应该会埋伏在廊下,听高仙芝摔杯为号……

        “末将久闻高节帅大名,是为我大唐西北屏障之砥柱,能调任高节帅麾下效命,是末将的荣幸。”顾青客气地道。

        高仙芝脸上高兴的表情不似作假,亲热地拽住顾青的胳膊,大笑道:“将来咱们要在同一口锅里吃饭,顾兄弟若不弃,便莫再叫什么高节帅,叫我一声兄长即可,顾兄弟之才用诸安西,愚兄可是非常期待呀。”

        拽着顾青的胳膊往节度使府上走,顾青一边与高仙芝寒暄闲聊,一边注意观察龟兹镇上的风土人情。

        龟兹镇本属于龟兹国,贞观二十二年,唐军灭高昌之后继而攻灭龟兹国,并将安西都护府设于龟兹镇,龟兹镇又是安西四镇之一,从此“龟兹国”这个名字便永远从地图上抹去了。

        龟兹镇是一座小城池,城池四周被土墙所围,城内人口不多,不算驻军的话,常居平民人口大约两万余,但是来往打尖的客商看起来似乎比平民还多。

        龟兹镇是连接东面大唐和西面大食波斯等国的枢纽城池,恰好又处于西域商路上,它的南面紧邻塔里木河,越过塔里木河,南面便是后世著名的塔克拉玛干沙漠。

        顾青一边走一边思索龟兹镇的地理位置利弊,从商业的角度看,位于西域商路便是天然的货运中转站,所以城池内商人比居民都多,发展经济有着独特的条件。

        如果从军事角度看的话,龟兹镇三面临敌,不但要提防南面的大敌吐蕃,也要提防东北两面的西突厥部落和大食吐火罗突骑施等残余势力的偷袭,所以大唐设安西四镇的决定颇为明智。

        四镇恰好分布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四个角上,对南面的吐蕃形成犄角互倚之势,是攻守兼备的格局,任何一镇被吐蕃攻击,另外三镇都能马上派兵驰援,甚至可以腾出兵马反攻吐蕃本土,达到围魏救赵的目的。

        走进节度使府时,顾青对龟兹镇的大概情况便有了初步的了解,一脸笑容地在门口与高仙芝推让半天,高仙芝才豪迈地笑了两声,举步入府。

        安西都护府与安西节度使府是共同一座宅邸,相比长安的奢华,这座节度使府可就寒酸多了,进门后里面便是一片空荡荡的院子,院子的西南角落栽种着几株稀稀拉拉的胡杨,除此再无别的摆设装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