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五十三章 仓促隐瞒(1/3)

        圣旨下,杨国忠官拜右相,位列宰相之首,至此杨国忠达到了人臣的巅峰,如果他还有余勇可贾,上进心尚存的话,只能造反当皇帝了。

        传旨的舍人刚从杨府离开,杨府上下一片欢腾。没过多久,长安城的权贵朝臣都知道了此事,纷纷亲自登门道贺,礼单礼品堆积如山,杨国忠数钱数到手抽筋,于是大手一挥,设宴款待所有借道贺之名的行贿者。

        与杨府宾客盈门车水马龙的境况不同的是,宅邸仅只一坊之隔的亲仁坊安禄山宅邸内,气氛却是一片愁云惨雾。

        讽刺的是,安禄山位于亲仁坊的宅邸与左卫大将军郭子仪居然是邻居。

        按照史实发展,将来灭了安禄山造反的人就是这位邻居。

        所以从古至今,对邻居都要提防,无论他姓郭还是姓王,注定都是相克的。

        安禄山宅邸内,数名下人鲜血直流躺在院子里,安禄山大发怒火,随手揍了几名下人撒气。

        名叫李猪儿的心腹亲卫站得远远的,吓得瑟瑟发抖。

        如果平日里脾气温和的安禄山是一头家养的猪,那么发怒的安禄山就是一头横冲直闯的野猪,绝对不能招惹,连话都不能搭,这些年死在安禄山泄愤的拳头下的亲卫和下人已然不少了。

        “我到底是走了什么霉运,为何今年来长安事事皆不顺遂?”安禄山怒吼道。

        李猪儿躲得远远的,不敢吱声儿。

        愤怒中的安禄山眼珠通红,浑身的肥肉随着呼吸而急促起伏,像平静的海面上突然来临的海啸。

        怒极之下,顺便一脚将脚下一名躺着的下人踹远,下人惨嚎一声,身子被踹得弹射出去,撞到石阶才停下,胸膛已没了呼吸。

        喘着粗气的安禄山环视四周,见李猪儿怯怯地躲在远处,安禄山指了指他,道:“猪儿,过来!”

        李猪儿扑通一声跪下,大哭道:“节帅饶命,节帅饶命!”

        安禄山皱眉:“饶什么命,过来,我不杀你。”

        李猪儿战战兢兢走近。

        安禄山闭眼努力平复了情绪,睁开眼时,眼中一片冷静之色。

        “那封密信出现得没头没脑,据是城卫在延平门外遇到一个神色慌张的人,那人逃进了树林,放火烧林后被乱箭射杀,此人显然与我三镇无关……”

        李猪儿壮起胆子道:“是的,节帅来长安后,三镇交由史思明,蔡希德,李归仁三将节制,他们皆是节帅亲信,三镇内外诸事由三人定夺,不可能遣人送信来长安,尤其信中还写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此信分明是长安有恶贼炮制,欲陷害节帅。”

        安禄山冷笑:“那封密信确是有人炮制,但信里的内容却不一般,我听御史台的人过那封信的内容,里面的人名和数字,全都对得上号,长安有人陷害我不假,但我的身边也出现了内贼,否则别人不可能对我的底细如此清楚。”

        李猪儿惊道:“节帅的意思是,咱们从三镇带来的亲卫里面……”

        安禄山没搭话,目光阴森地朝他一瞥。

        李猪儿吓得魂不附体,扑通一声又跪下了,凄声道:“节帅,小人与节帅相识多年,小人绝计不会出卖节帅!”

        安禄山阴恻恻地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