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四十七章 猜忌渐生(1/4)

        密信诛心,诛的是帝王的心。

        一切细节都不过是铺垫,重要的是李隆基能看到这封信,甚至这封信可以是胡编乱造,可以是莫须有,别人怎么想没关系,关键是李隆基怎么想。

        帝王的心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如果密信上写清楚了与谁串联,与谁联手,何时起兵等等,反而真成了笑话,李隆基根本不会相信。

        但是如果故弄玄虚写一堆让人看不懂的名字和数字,可信度便骤然高了许多。

        这就是人心的弱点,严格说来,是帝王之心的弱点。

        太直白的东西太假,遮遮掩掩的东西反而能启人疑窦,引人怀疑。

        顾青炮制这封信花了很大的心力,一堆名字,一串数字,他算计了帝王的心,李隆基心中的怀疑终于像春天里的嫩芽,不可遏制地疯长。

        密信的真假并不重要,但杨国忠的一句话却触及到了李隆基的灵魂深处。

        安禄山手握二十万兵马啊。

        若是以前对他完全信任之时,李隆基根本不会当回事,如此忠诚的臣子,就算让他掌握一百万兵马也无妨。

        可是自从这封密信出现后,李隆基再想想安禄山手中握着的二十万兵马,顿时觉得如坐针毡,忐忑不安。

        就算这封密信从头到尾每一个字都是假的,可安禄山手中掌握的二十万兵马却实实在在是真的啊。

        李隆基陷入了沉思,帝王的心态有时候像个无事生非的妒妇,毫无证据都要怀疑一下自己的男人在外面是不是有狗了,疑心病特别重。更何况手上还有这么一份要命的密信。

        见李隆基沉默不语,李亨与杨国忠迅速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道喜意。

        两个原本是敌人的人在顾青的牵线下第一次联手,效果很不错。

        只要天子对安禄山产生了猜忌之心,这次联手的目的就算达到了。

        李隆基沉思良久,迟疑地道:“查一查……未尝不可。”

        李亨和杨国忠一喜,刚准备火上添油,这时高力士在殿外禀奏,安禄山求见。

        李亨杨国忠二人一惊,李隆基沉吟一下,道:“见见也好,朕不能总听一面之辞。”

        安禄山进殿后,二话不说五体投地式趴在李隆基脚下,用嘴亲吻李隆基的足衣,李亨和杨国忠见状露出嫌弃鄙夷之色。

        亲吻过后,安禄山忽然张大了嘴哇哇大哭起来,哭得像个三百多斤的孩子。

        “陛下,臣一早听说了长安城里的流言,陛下,这是有奸贼要害臣,他们陷害忠良,欺负我这个胡人,求陛下为臣做主。”

        李隆基温言安慰道:“禄儿快起来,朕已知是谣言,一封来历不明没头没脑的密信证明不了什么,朕岂是妄信谣言的昏君?”

        安禄山哭哭啼啼地起身,对旁边站着的太子李亨和杨国忠却视而不见,更未行礼。

        李亨和杨国忠脸现怒容,心生杀机。

        这个胖子一定要除掉!

        “陛下,臣已不敢回范阳了,臣就在长安为官,在陛下膝前尽儿臣之孝,三镇之兵事求陛下另遣良将吧,人言可畏,‘逆臣’之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