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四十五章 奸臣密谋(1/3)

        跟杨国忠打交道时内心要有一个衡量。那就是,在战略上把他当成蠢货,在战术上跟他谈感情和利益。

        其实顾青不太愿意侮辱他,可是从杨国忠的种种表现看来,他就是一个无可救药的蠢货。

        最近这些日子,杨国忠什么都没干,一门心思抹黑李林甫。明明李林甫的相党爪牙都被处理得差不多了,明明朝堂已经恢复了风平浪静,杨国忠却还不知足,纠集了一群门客幕宾将李林甫曾经处理过的国事,曾经的人脉关系全都查了一遍,从中找出李林甫的罪证,试图将李林甫定为奸佞。

        顾青无法理解这个蠢货的逻辑。

        人死灯灭,一群大活人对着一个死人较劲,而且还是在这个即将被拜相的当口,这蠢货还真是毫不担心鸡飞蛋打啊。

        实在不明白李林甫活着的时候究竟给了杨国忠多大的委屈,让杨国忠对他恨到这般程度。

        但是杨国忠的表现也给了顾青一种警示。

        这样的小人不可得罪,从他对付一个死人的手段就看得出这个人睚眦必报心狠手辣的秉性。

        所以如今的顾青在面对杨国忠的时候,心里都是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贤弟有事,径自招呼一声,愚兄去你府上便是,何必将愚兄叫来东市的酒楼?”杨国忠抿了口酒笑道。

        酒楼的酒似乎不合他的口味,杨国忠抿了一口便搁杯,不再碰了。

        顾青也浅啜了一口,笑道:“怎敢当杨相亲自登门,原本愚弟应该主动登门向杨相请益的,只是你我身为朝臣,身边恐有眼线耳目,愚弟今日要与杨相商议的事不可告人,只好委屈杨相来这简陋的酒楼里坐一坐。”

        杨国忠笑叹道:“不可告人?哈哈,你我兄弟皆是朝中重臣,可不敢用这鬼鬼祟祟的词儿,贤弟切莫自污了声名,被人拿住了话柄。”

        顾青轻笑道:“还真是不可告人,愚弟可没有夸张。”

        “哦?愿闻其详。”

        “杨相如今在朝堂上最恨的人是谁?”

        杨国忠迟疑片刻,压低了声音道:“那还用说,自然是安禄山。这个胡人贼子,也不知给陛下灌了什么迷魂汤,令陛下对他无比宠信,看他来长安后在陛下面前惺惺作态表忠心,实在令人作呕……”

        说着杨国忠脸上露出愤恨之色,但顾青犀利地看出,杨国忠愤恨的不是安禄山的做派,而是李隆基居然吃安禄山这一套,大猪蹄子。

        顾青轻声道:“不瞒杨相说,愚弟与安禄山也很不对付……”

        杨国忠一喜,接着好奇道:“不知贤弟与安禄山之间……”

        顾青缓缓道:“杀父母之仇。”

        杨国忠惊道:“贤弟,话可不能乱说。令双亲难道……”

        “十余年前,死于安禄山的死士刀下。”

        杨国忠疑惑道:“以前为何不曾听贤弟提起?”

        见杨国忠满脸不信之色,顾青笑了笑,道:“血海深仇难道我见人就说吗?他可是手握三镇兵马的节度使,又得陛下无比宠信,我若到处说我与安禄山仇深似海,会是怎样的下场?”

        “杨相若有闲暇,不妨去查阅一下十余年前,当时的宰相张九龄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