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三十八章 可恨可怜(1/4)

        有过生活阅历的人都知道,小舅子是老婆娘家仅次于丈母娘的强大存在。

        把他当朋友呢,总觉得有一层无形的隔阂,交情都是看在老婆的面子上强扭出来的瓜。

        可是小舅子却不能得罪。

        他或许没能力为夫妻间的感情披荆斩棘,但他一定有能力在夫妻感情间兴风作浪。如果碰巧姐姐还是个扶弟魔的话,家里就更是鸡飞狗跳永无宁日了。

        幸好顾青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看张怀玉的样子,她似乎比自己更恨张家。所以顾青踹出去的那一脚完全没有任何不安忐忑。

        “顾……顾阿兄,愚弟张怀省,拜……拜见顾阿兄。”张怀省飞快爬起身行礼。

        顾青好笑地看着他:“肚子不痛了?刚才额头上还冒了汗,那几滴汗珠可谓很真诚了,我刚才那一脚踹得重吗?”

        张怀省干笑:“不重,一点都不重。”

        顾青嗯了一声,眼神渐渐露出冷意:“你刚才叫你阿姐什么来着?我耳背,没听清……”

        张怀省垂头道:“愚弟失言了,是我的错……”

        顾青冷冷道:“向你阿姐道歉。”

        张怀省显然是个识时务的角色,立马毫不犹豫地转身,毕恭毕敬朝张怀玉长揖一礼:“张怀玉……呃,阿姐,阿弟错了,我不该口不择言,请阿姐莫与我一般见识。”

        张怀玉仍冷冷看着他,没吱声。

        顾青朝她笑了笑,道:“曲江池的桃花开得很艳,我们去看看吧?如果你还想要花瓣雨的话,我保证这次一定更美……”

        张怀玉终于笑了,白了他一眼,道:“你快莫提你那花瓣雨了,丢人死了。”

        二人正要走,张怀省忽然叫住了他,不敢看顾青的眼神,张怀省低头轻声道:“顾,顾阿兄,看在你我两家世交的份上,能否……能否帮帮张家?张家深陷艰困,不单是三家绸缎铺的事,还得罪了杜家的人,往后父亲的升迁或许……”

        顾青摇头:“嫖过赌过,花钱享受的人是你,却要我来收拾善后,呵,你还真敢想。不帮!”

        说完顾青心中难免惆怅幽怨。

        如今我也贵为侯爷了,为何身边却没一个狐朋狗友给我设局嫖一嫖呢?

        不引诱一下,哪里知道我这人是多么容易堕落。

        二人不再搭理张怀省,转身离开。

        张怀省目送着二人,眼神里既愤恨又无奈。

        虽是贤相后人,终究人走茶凉。他的父亲如今四十来岁了都只是一个县令,张怀省也不是那种没眼力的炮灰角色,他知道惹不起顾青,连句狠话都不敢说,被顾青拒绝后只能眼睁睁看他离开。

        顾青与张怀玉正走出花园时,忽见花园旁边的竹林里有响动。

        张怀玉警惕地望过去,竹林内的响动顿时停了,很快,两道熟悉的身影走出来。

        张拯和张谢氏夫妇二人一脸尴尬地走到顾青二人身边。

        顾青愣了一下,然后微笑行礼:“拜见张叔,拜见婶娘。”

        张拯性情很闷,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