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三十七章 狼的男人(1/3)

        大唐自贞观年灭了东*突厥和薛延陀汗国后,主要的敌人便一直在西面。

        从高宗到武则天,再到如今的开元天宝年,西域一直是大唐的心腹之患,尤其是吐蕃与西域诸小国联合起来以后,大唐对西域的控制便此长彼消,呈拉锯状僵持不下。

        权贵地主圈占打量土地的恶果便呈现在对外战争上,土地圈占造成失地农民增多,府兵制渐渐被破坏殆尽,雇兵制的出现令军队的战斗力下降,所以大唐如今虽然是千年难见的盛世,但在对外战争的胜负率却比太宗高宗年间低了许多。

        打的败仗越来越多,士气越来越低迷,西域群狼环伺,安西四镇将士们的压力越来越重,长安的君臣沉浸在盛世的歌舞酒馐中,却对远在数千里外的安西都护府疏于关注,连后勤补给都时断时续。

        这就是安西四镇的现状。

        张九章与顾青说了很多,语气充满了悲观。

        “高仙芝此人,算是一代名将,可惜刚愎过甚,太过自负,遂有怛罗斯之败,老夫揣度圣意,陛下恐有将高仙芝调离西域之意,但高仙芝在安西四镇的将士们心中威望颇高,贸然调离恐生兵变……”张九章摇摇头,叹道:“陛下对高仙芝已心生忌惮,若他被调回长安,多半会封高官而束其于阁。”

        顾青想了想,道:“我觉得高仙芝对西域的战略有误,侄孙问过左卫一些曾经在安西待过的将士,他们皆云高将军对西域诸国太过强势暴虐,任何小国或部落稍有桀骜便动辄灭国灭族,使得西域诸国对大唐安西敢怒不敢言,被灭掉的石国引大食国来西域与安西都护府相战,遂有怛罗斯之败。”

        张九章沉吟片刻,笑道:“你对西域的认识颇有独到之处,不错,高仙芝对西域诸国打压暴虐,也是大唐在西域人心渐失的原因之一。你既然认识到这一点,到安西后或有可为……”

        随即张九章又叹道:“顾青,如果能拒绝,最好还是拒绝吧,安西四镇之凶险复杂,非三言两语能道尽,进入安西后可谓步步杀机,不但要提防西域诸国的偷袭和刺杀,甚至还要提防安西都护府内部的将士对你的敌视。”

        “我是奉诏调任的官员,大唐将士为何对我敌视?”

        “因为安西都护府的将士不仅仅只有我大唐关中子弟,还有许多异族异国的兵将,受大唐雇佣而听命于节度使,这些人非我族类,桀骜不驯,对外来者颇为敌视,甚至还有不少人与西域诸国暗中勾结,这些都是老夫在鸿胪寺听说的,不知是真是假,但你要当真的听,提早做好准备。”

        顾青点头。

        早就听说天宝年间的大唐军队人色混杂,后世的史学家甚至戏谑为“联合国军”,如今的大唐军队里外国人不少,包括契丹,奚,突厥甚至大食人,大唐的包容政策是其一,还有就是府兵制被破坏后,不得不引蛮夷兵将充入军中提高战斗力。

        想到自己即将面对安西四镇的内忧外患,还有各种明争暗斗,顾青头都大了。

        他甚至开始认真思考此时跟李隆基反悔还来不来得及,随便换个地方也好。

        念头一闪即逝,他不敢提反悔的话,若李隆基给他换到了安禄山的地盘上,还不如去安西呢,群狼环伺好歹动动脑子就行,把他扔到安禄山的地盘上,等于进了老虎笼子,跑都没地方跑。

        安西的事情张九章只能说这些,很多事他其实也不清楚,毕竟只是久在长安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