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三十四章 难言之疾(1/3)

        要上战场前线了,韩介和亲卫们居然如此兴奋,其实是有原因的。

        如今的大唐军队虽不复立国初期时的锐气锋芒,但大唐的军功仍然是最丰厚的。一场战争下来,只要能杀敌立功,便有丰厚的奖赏等着他,或是晋升官职,或是赐田赏金。

        亲卫们大多是贫寒出身,又都不识字不读书,上阵杀敌挣军功便是博前程唯一的出路了。

        顾青理解他们的想法,也不好再劝。

        都是成年人,知道此去安西意味着什么,既然都想博个前程,那么便去吧。

        只是顾青心中有些伤感,他知道这一去,眼前这些鲜活的面孔归来时不知会少了多少。

        其实顾青自己也害怕,他根本不想去什么安西。

        大唐如今与周边邻国的关系大多比较和睦,长安的臣民们不知见过多少万国来朝的盛况,可是有些强大的邻国仍然与大唐时有战争和摩擦。

        最大的强敌便是吐蕃,以及极西之地的大食国等等。所以大唐这些年的战争大多发生于西面,安西都护府担负着大唐一半以上的战事。

        由此可见此去安西多么的艰险。

        顾青两辈子都没经历过战争,老实说,此刻的他真的有点怂了。

        如果现在转身进宫,抱着杨贵妃丰腴的大腿叫义母不知还来不来得及?

        努力稳住心神,想到自己来这个世界后杀过村痞,杀过刺史,杀人的事已然不算陌生了,上战场嘛……不过是单挑变成群殴,更何况自己有亲卫,又有官职爵位,大概率是不会让自己亲自上阵杀敌的。

        顾青稍微放了心,这才上了马车回府。

        …………

        回家后,顾青果然没辜负自己,踏踏实实吃了一顿香喷喷的肉。

        蒸炒煎煮各种方式各种肉,吃得顾青胃里犯恶心了,只觉得喉咙里油腻腻的,再多吃一口就会马上吐出来,顾青这才依依不舍地罢手。

        也不知去了安西四镇后,还能不能过上每天有肉吃的日子。顾青想想就觉得难过,一难过就又想吃几口。

        夜半时分,长安城万籁俱寂,侯府的院落里也是一片安静,只有轮班的亲卫们执刀在府中来回巡弋。

        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夜空的寂静,叫声凄惨可怖,整个侯府的厢房次第点亮了灯。

        韩介披挂按剑,一脸惊色地领着一群亲卫闯入后院拱门,随手拽住一名惊惶的丫鬟厉声道:“侯爷何在?谁在惨叫?”

        丫鬟丑容失色,指着后院东厢房颤声道:“刚才是侯爷在叫……”

        韩介领着亲卫冲进厢房,厢房内的一道布帘后,顾青的叫声仍在继续,两名丫鬟站在布帘外一脸惊怖,不知所措地站着。

        韩介冲了进去,大喝道:“侯爷无恙否?出了什么事?”

        布帘后,顾青的叫声顿止,气息微弱仿佛咬着牙从齿缝里迸出来一句话。

        “我……没事,你们退下。”

        叫得那么惨,韩介怎么可能退下。静立片刻,韩介语声渐冷:“侯爷是独自在里面吗?是否还有别人?里面是否有刺客挟持了您?”

        “真的没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