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三十三章 拒不纳谏(1/4)

        三国里的“英雄”,其义与后世的“英雄”不同。

        那时的英雄,是以势力,兵将,地盘等等为基础,互相攻伐吞并,后世史学家谓“春秋无义战”,其实三国也无义战,所有的“英雄”不过是打着匡扶天下的旗号,实现自己的野心,包括自诩汉室后裔的刘备。

        顾青对诸葛亮的评价令李隆基颇为惊讶。

        他没想到顾青笔下的人物里,将诸葛亮描写得那么足智多谋,但却对这个人物如此贬低。

        “顾卿不喜诸葛亮?那几款大罪说得有几分道理,可……蜀国毕竟是汉室正统,为了一统天下,恢复汉室荣光,频繁兴兵亦无可厚非吧?”

        “陛下误会了,臣不反对一统天下,但臣反对毫无底蕴的情况下兴兵。战争是需要巨量的钱财粮草来支撑的,三国之中蜀国之所以第一个被灭,诸葛亮六出祁山频繁兴兵,耗尽举国之资而无功,便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顾青说着迅速抬头看了李隆基一眼,轻声道:“诸葛亮身为国相,其权过甚也。举国之内政军权民生吏治悉决于一身,国主刘禅反倒无所作为,还经常被诸葛亮教训,君不似君,臣不似臣,君臣纲常既乱,蜀国焉能不灭亡?”

        李隆基眉梢一跳,眼睛不自觉地睁大了,目光变得凝重起来。

        “顾卿这番话……呵,似乎话里有话呀,是朕多心了吗?”

        顾青抬眼,神情茫然:“臣说了什么?臣并无他意呀,陛下不是与臣评价三国吗?”

        李隆基沉默片刻,忽然笑了:“顾卿继续说,闻卿之言,朕颇有得益。”

        顾青心念电闪,迅速揣度李隆基的心理。

        他需要顾青与安禄山公开敌对,刚才顾青做到了,那么接下来在李隆基面前给安禄山上点眼药,才更合情合理,让李隆基认为两方已经形成了水火难容之势,才达到李隆基制衡的目的。

        真正老谋深算的帝王,其实是很喜欢看到臣子之间互相不对付的。

        有些话看似鲁莽毫无心机的说出来,反倒对未来是一种铺垫。

        将来安禄山若反,今日顾青说的话将会是他未来的晋身之资,这就是完美的铺垫。

        于是顾青组织了一下措辞,继续道:“蜀国之亡,亡于君弱臣强,君主无力制约强势的国相,国相一意孤行,不顾朝中反对坚持北伐频繁兴兵……”

        顿了顿,顾青加重了语气,道:“君主最软弱的地方在于,不应该赋予诸葛亮举国之兵权,一国的军队应该完全掌握在君主手中,就算情势不允许,亦当徐徐图之,缓缓释之,慢慢削弱国相的兵权。若将兵权给了臣子,无论这个臣子多么忠诚,都是致乱之因,终成大祸!”

        李隆基闻言身躯一颤,望向顾青的目光顿时闪过一道异常锐利的光芒,很骇人。

        顾青面色坦然地躬身行礼:“臣心坦荡,言出本心。”

        李隆基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语气也有些冷意了:“顾卿意有所指乎?”

        “是,臣确实意有所指。天下节度使为陛下戍守边境,将士饱受风霜雨雪之苦,然历朝变乱,大多乱于内。陛下治下的大唐盛世不易,臣实不愿看到盛世祸起于萧墙,如今大唐天下分十镇,十镇节度使手握天下大半兵马,且各镇节度使治下内政赋税兵将等诸事自理,致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