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三十一章 沐浴洗三(1/3)

        人生在世,努力做到与众不同,但也要做到入乡随俗。

        比如在古代,就不必太坚持痴情专心的人设,同阶层的外人只会觉得可笑,而身边的女人也不见得多欣赏,到头来成全了一个女人的爱情,却伤害了一群女人的真心,无论从感情还是利弊的角度来说,都是不可取的。

        很多女人喜欢自己,那就都娶了啊。何必搞得那么悲情,怀里搂着红玫瑰,心里想的却是白月光,这不叫痴情,这叫既当又立。

        手执红玫瑰,夜赏白月光,画面不美么?

        能把渣男心理解释得如此清新脱俗,顾青觉得自己可能已经进化了。

        锻炼体魄的事应该提上日程了,不仅仅因为需要充足的体力,更重要的是,将来跟正室夫人顾门张氏发起纳妾的提案时,自己的体质可以足够扛到活下来,必要时在后背纹个龟壳也不是不可以,图个大难不死的吉利。

        ——换盾牌吧,龟壳似乎并不吉利。

        如果不是因为张怀玉,张拯家的产业出事顾青会不闻不问。

        一个成熟的男人至少应该懂得什么时候保持沉默,凡事热心善良其实并不一定会有好报,有时候收获到的甚至是仇恨。

        就算是张怀玉的原因,顾青也只采取保守式的关注。先让郝东来打听清楚原因再说,但顾青不会主动帮忙,这种事没有热脸主动贴冷屁股的道理。

        如果顾青的三观稍微再歪一点点,就冲着张拯对张怀玉从小到大的漠不关心,以及张谢氏对张怀玉母女的欺凌,顾青要做的不是帮忙,而是落井下石弄垮张拯家的产业。

        其实有那么一瞬间顾青真动了落井下石的念头,以他如今的能力,弄垮一家产业并不难。只是想到张怀玉可能会不开心,顾青这才悻悻作罢。

        春日暖阳,晒得人昏昏欲睡。

        长安城仿佛也从冰雪中苏醒了,街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无数风流士子携着女眷家人出城踏青,渭水河边,灞桥柳下,人们在草地上围坐一团欢声笑语,一声豪迈的狂笑,几首新作的诗句,闺秀碧玉们羞怯的私语,一切都理所应当地发生在春天里。

        顾青懒得出门,他觉得躺在自家的院子便已拥有了整个春天。

        眯着眼感受温暖的微风拂过脸颊,明白了什么叫“吹面不寒杨柳风”,院子的西南角,一株桃树上开满了粉红的花朵,几只蝴蝶在花蕊上蹁跹飞舞,桃树的下面,几株杜鹃花亦在争奇斗妍,在短暂的生命里尽情怒放。

        顾青闭上眼,嘴角不知不觉噙了一抹微笑。

        前世忙着生存,忙着奋斗,城市的钢筋丛林里,每一季的阳光都是冰冷的,每一天的日子都是忙碌的,他似乎从来未曾驻足停留,从未认真地欣赏上天赐予人世的春色。

        而前世的自己,也似乎从来不曾在乎这些无谓的东西。他连自己的生命都未曾尊重过,哪里欣赏得了别的生命?

        好像……曾经错过了许多精彩。

        原来,生命如此美丽。花草树木,鸟叫虫鸣,大自然里的每一种生灵都拥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风情。

        热爱生命,尊重生命的人,或许才有资格欣赏吧。

        所以,不知不觉间,自己已悄然松绑了前世今生的桎梏,学会热爱生命了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