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二十二章 全身而退(下)(1/3)

        以县侯的身份蹲大牢,受到的优待是别的犯人比不上的。

        顾青在任何环境里都不会委屈自己,当初在石桥村时过得那么落魄穷困,可还是做出了一道又一道美味的菜,让日子过得像花儿一样精致。

        大理寺的环境比石桥村更恶劣,幸好顾青提前做了铺垫,他早就料到自己会蹲大牢,于是入狱之前便吩咐了韩介每天给他送饭菜。

        吃牢饭是不可能吃牢饭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吃牢饭的。

        又馊又干的牢饭狗都不吃,顾青不可能碰牢饭,吃一口能拉三天肚子。

        韩介对顾青的吩咐执行得一丝不苟,每日三顿送酒送饭菜,都是自家厨子做的,酒也是长安城最好的酒,顺便还真给顾青带来几本不正经的画本。

        顾青盘腿坐在床褥上,吃饱喝足后,脸上散发出湛然之色,如同处男被开了光似的,怀着神圣的心态缓缓翻开不正经的画本。

        他其实就想知道这个年代所谓画本究竟有多不正经,能不能实现钢铁直男的有丝分裂……

        如果可以的话,就没必要娶老婆了。

        翻开第一页,顾青两眼顿时发直。

        画本上两个光着的小人儿纠缠在一起,两人的面孔模糊不清,该突出的地方也画得颇为隐晦,整幅画色泽灰暗,人物丑陋,看起来就像两只人形虫子在扭打,不仅毫无美感,画上的人物更是完全无法刺激前列腺。

        顾青觉得前世上过兴趣班的五岁孩童都画得比这个生动。

        不甘心地翻开下一页,仍是如此。于是顾青拿起另一本画本,直到所有的画本被他翻完后,终于死心了。

        对心中已然无码的顾青来说,这种画得乱七八糟又丑又难看的东西实在无法提起他的兴趣。

        心中不由自主涌起一股深深的愤怒,从无比的期待到无比的失望,处男对于这方面的情绪终归比别人更敏感一些的,更何况是两世处男。

        骗子!画成这样居然好意思拿出来卖,我在墙上画个圆都比这个生动,仙人板板龟儿子,画画的你会惨死在屋里头。

        原本打算靠这些不正经的画本打发漫长的坐牢时光,结果刚进来算盘便落空了。

        顾青越想越气,于是摔了画本,走到牢门边大喊道:“牢头!牢头在不在?我要见牢头!”

        牢头匆匆跑来,恭敬地朝顾青行礼。

        使劲扬着手里的画本,抖得铮铮作响,顾青怒道:“我要举报!我要报案!有人诈骗!”

        牢头惊愕:“敢问侯爷,所举者何人?是与您的案情有关么?小人这就禀报大理寺卿,请他下签拿人。”

        “一言难尽,你放我出去,我要亲自去大街上逮住那个画画的人,砍他一刀我就回来继续蹲大牢,保证不食言。”

        …………

        世上聪明人太多,傻子明显不够用。

        牢头果然没想象中那么蠢,终究没放顾青出去砍人。

        只有这个时候,顾青才察觉到自由是多么的可贵,难怪后世有先烈说,“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明明已贵为侯爷,想砍一个画画的却如此艰难,可见自由多么宝贵。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