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一十八章 无法无天(1/5)

        顾青在商州的客栈里等长安的消息。

        不知道为何,李十二娘一个民间侠女居然有着不可思议的消息渠道,很多连朝堂官员都不知道的事情,她却知道得清清楚楚。

        顾青其实对她的消息渠道有点眼馋,只是渠道原本是人家的东西,顾青不大好意思开口要,就算是亲人,有些东西太珍贵还是不要张嘴,顾青害怕破坏了亲人感情。

        等长安的消息也没有闲着,下午时分,派出去的亲卫们陆陆续续回了客栈。

        他们是顾青派出去打听邢深此人在商州城的官声风评的。

        这件事情也很重要,它关系到顾青接下来对待邢深的态度,以及手段的强硬程度。

        世事并非黑白两种颜色,人也一样。自古以来平民百姓对官员的容忍度其实是很高的,官员在任上贪点钱其实百姓并不是很介意。

        重要的是,贪了钱之后你好歹为百姓干点实事,修桥铺路补堤办学,你扶老奶奶过马路也算你是个好人,前提是老奶奶真打算过马路。

        亲卫们回报的消息很杂乱,关于邢深的不多,很遗憾,所有关于邢深的话题都不是好话。

        邢深原本是河东道的一个文弱书生,家境算是中等。长得倒是一表人才,哪怕人到中年也是一副衣袂飘飘仙风道骨的模样,读书也勤奋,否则考不上进士。

        开元二十六年,邢深考上进士后,不知走了谁的门路,居然马上就被外放为县令,县令当了几年被调升刺史府别驾,然后就是刺史,前后不到十年,从进士升到刺史,升官的速度可谓极快。

        邢家祖坟里冒的绝不止是青烟,简直是有人在他家祖坟的棺材下面装了窜天猴儿,一点火,扶摇直上九万里。

        官升得够快,可德行没跟上。

        以前当县令是怎样名声顾青不清楚,但在商州城里,无论市井小民还是士子商贾,都没说过他一句好话。

        自邢深上任刺史后,商州的赋税被调高了三分之一,徭役也是最重的,明明商州的地理位置离长安只有两百多里,和东都洛阳更是八竿子打不着,邢深却非要发动徭役在商州修建一座行宫,说是以备天子巡幸,如此迷之操作报上朝廷,三省居然也同意了。

        总结了亲卫们打听来的消息,顾青对邢深只有八字评论,“贪得无厌,好大喜功”。

        到了晚间,派去长安的亲卫终于回来了。

        李十二娘果然没让他失望,邢深的靠山打听出来了,顾青听亲卫说出了名字惊得目瞪口呆,半晌没吱声。

        靠山果然够硬。

        杨贵妃的三姐,虢国夫人。

        这位夫人在如今的大唐可谓非常出名,不过可不是什么好名声。跟杨国忠一样,虢国夫人是靠着杨贵妃而显赫的,或许是当年穷怕了,显赫之后虢国夫人生活非常糜烂奢侈,时常仗势欺人。

        上次杨贵妃被李隆基一怒之下赶回娘家,就是因为虢国夫人在禁宫骑马如入无人之境,而且鞭笞禁卫,在宫中尚且如此,可见跋扈到何等程度。

        不仅如此,虢国夫人的私生活也混乱得不行,与男子来往从来不避讳,据说跟李隆基之间也有点不清不白。

        这可不是造谣,后人有诗云,“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骑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