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不爱不负(1/4)

        年节时的气氛总是容易引起某些伤感的情绪,然后用一些看似华丽实则全无内涵的鸡汤来形容这种情绪,于是无论多么伤感的气氛在鸡汤的浇灌下,莫名掺杂了一股土土的味道,就像陈年的美酒里掺了醋。

        顾青本来打算沉浸在伤感的情绪里,给自己的灵魂来个一年一度的洗礼。结果下午家里便不停的来客人,这群客人还特别不见外,进了家门吆五喝六的指挥下人上酒上菜,席间又是高歌又是笑骂,气氛被他们哄抬得好像置身于前世的857,嗨得不行。

        伤感是什么滋味?忘了。

        顾青只觉得不跟他们一起嗨起来就是不合群,于是只好跟着嗨。

        大唐风气开放,无论男女老少总喜欢以歌舞的形式来表达情绪,顾青家里没有歌舞伎,李十二娘他们索性自己歌舞。

        于是酒宴的后半场,堂前妖风阵阵,堂内群魔乱舞。

        除了半醉的李十二娘舞起来还有模有样以外,别的人全是一通乱唱乱跳,张九章碍于长辈的面子,跳得还算比较矜持,摆摆手扭扭腰,像第一次走进广场的大妈一样放不开,张怀锦没跳,她嘴里塞满了食物边拍手边笑,边笑边喷食物碎屑,像一辆炸了罐的掏粪车。

        最惨不忍睹的是李光弼,不知是不是喝醉了,跳起舞来像一只触了电的王八,若不是顾青眼尖发现他浑身抖动中依稀能察觉到某种韵律节奏,顾青差点冲上去救人了。

        一群客人一直闹到深夜子时以后才离去。

        没说一句肉麻的场面话,他们就像特意来家里吃喝一顿然后拍拍屁股就走的恶客,留下了一地狼藉和一个半醉不醉的小姑娘。

        可是顾青送他们走后,心里还是涌起了一阵暖流。

        他知道李十二娘他们的用意,别人都在阖家欢庆时,一个父母双亡的孩子独自在家会是怎样的滋味,他们或许比顾青还懂。

        将孤独当成习以为常的生活,渐渐已察觉不到孤独,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怜的,李十二娘他们不希望看到那样的顾青,于是在这万家欢庆的日子里,他们来陪他,用美酒和笑声帮他护法,助他度过一次心劫。

        其实顾青没他们预想中的那么脆弱,孤独的时候生起一堆篝火就不冷了。

        李十二娘他们走后,麻烦的反倒是张怀锦。

        趁着大家歌舞笑闹的时候,张怀锦不知偷偷摸摸喝了多少酒,张九章走后,小姑娘便有点醉了。

        顾青有点微醺,张怀锦有点醉意。夜深人静,孤男寡女……

        这样的情况才是最麻烦的。

        酒为淫媒,男女间多少不检点的事都是酒精刺激出来的,顾青有点慌,他不知道张怀锦的酒品如何,如果馋他的身子,自己可能打不过她,如果不馋他的身子,对自己的魅力又是一种伤害,人生真的很矛盾……

        幸好醉了的张怀锦很乖巧,不吵也不闹,更没有对顾青动手动脚。

        她盘腿坐在蒲团上,半边身子趴在桌角,脸蛋红润润的,眼睛里仿佛萦绕着两团氤氲迷蒙的雾气,忘记了过去,看不清未来。

        顾青猫着腰小心地接近她,走到她身边,拾起一根筷子戳了戳她,像试探樊笼中的猛兽。

        猛兽似睡非睡,没有暴起咬他。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