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一十一章 相亲相爱(1/5)

        能在史书上留名的人,无论是美名还是骂名,都不是简单角色。

        安禄山随口一句建议,就将顾青推入了险地。

        话说得冠冕堂皇,一切都以“忠君”为前提,既然你是忠臣,为何不好好打熬身体呢?既然你是忠臣,为何不能离开长安繁华之地,为天子受几年苦去戍边呢?

        这个制高点被占,顾青顿时变得很被动。

        同时顾青也明白了,自己与安禄山是仇人这个事实估摸已被安禄山查清楚了,否则今日不会在李隆基面前说这些话。

        如果李隆基真的意动,认同了安禄山的说法,真将顾青调任到范阳平卢去随军,顾青差不多可以安排后事了,虽然不知道自己会是怎样的死法,但可以肯定,他一定会死。

        范阳平卢是安禄山的地盘,三镇节度使,麾下数十万将士,顾青到了他的地盘上,安禄山有一万种方法让他死得理直气壮,连李隆基都挑不出毛病。

        那么,问题来了。

        李隆基会不会真的将顾青送到范阳去呢?

        顾青站在兴庆正殿的拐角,脑子里飞快转动。

        圣心难测,终归有迹可循。按顾青的猜测,对顾青和安禄山之间的恩怨,李隆基大概率是知情的。顾青相信天子要提拔重用一个人之前,不可能不调查这个人的底细,底细都不清不楚的人,天子怎么可能放心把他留在身边。

        而当年张九龄被刺一事整个朝堂都知道,顾青父母为保护张九龄而战死,也能够轻易查出来,也就是说,李隆基应该是很清楚顾青和安禄山之间有深仇。

        将刚刚救了他性命的臣子派到仇人的地盘上去,傻子都知道会有什么下场,那么李隆基会答应吗?

        顾青左思右想,无论从私人感情还是利益的角度,李隆基都应该不会答应。顾青是他颇为赏识的臣子,又是他的救命恩人,刚刚封了县侯还没来得及重用,转眼就要派他去送死,就算李隆基是个神经病应该也干不出这么无厘头的事。

        站在原地揣测许久,顾青暂时安下了心。

        接下来走一步看一步吧,身在朝堂,命运终究无法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在这个凶险的地方,每一步都要走得小心翼翼,稍有不慎便是粉身碎骨。

        比如刚才安禄山谏言之后,顾青的死活便全在李隆基的一念之间。

        站在寒风里,顾青忽然冷得哆嗦了一下,然后转身对韩介道:“走,回家。”

        韩介和一众亲卫沉默地跟在顾青身后,走出宫门,远离了宫门值岗的将士,韩介忽然道:“侯爷,刚才安节帅似乎对侯爷心怀敌意。”

        顾青笑了:“你也看出来了?”

        韩介低声道:“末将位卑言轻,原本不该多嘴,但末将身负侯爷安危之责,有些事情看到了不能视而不见,刚才安节帅在陛下面前进言,让侯爷跟他去范阳随军,他说那番话时末将正看着他的眼睛,发现他目光不善,似有杀意,还请侯爷思量周全。”

        顾青转头深深看着韩介。

        当初郭子仪将他引荐给自己,并夸他“有勇有谋”,顾青当时看不出什么,几日相处下来,韩介也没有任何亮眼的表现,只是本本分分地当他的随从。直到此刻韩介一言,顾青才察觉到他的不凡。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