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零七章 亲卫仪仗(1/4)

        生意做到最后,比拼的往往是后台势力了。无论哪朝哪代的大商贾,背后都站着某个官场上的大人物,背后无人是没资格成为大商贾的,一辈子都只是池塘里的小鱼小虾。

        背景大致相等的情况下,两边的生意若起了争执,这个时候就纯粹拼脑子了,官场的手段往往不再方便用出来,因为有忌惮,你能用的招数别人也能用,一旦动用权力,大多伤筋动骨。

        只是纯商业的手段顾青这边也差了把火候,主要是家底拼不过人家。

        打价格战到最后,决定赢家的是家底,谁能扛到最后谁就赢了,哪怕最后关头只差一文钱,也能决定输赢。

        顾青的家底在今日之前几乎快空了,幸好安禄山又送了一份重礼,一万贯还是能多扛一阵子,可是顾青不想把白花花的银钱扔进这场毫无意义的价格战里。

        商业竞争的手段有很多,黑的白的,正经的不正经的,价格战是最下乘的,匹夫所为,智者不取。

        “侯爷,咱们怕是拼不下去了……”石大兴一脸灰败地道:“我和老郝的家底都空了,侯爷上次给的钱也没剩多少了,隆记在东市经营多年,不知积累了多少家产,两方压低价格打下去,赢家一定是他们,难怪他们不愿与咱们和解,能够将对手永远从东市赶出去,忍一时之亏也划算,换了是我,我也不愿和解,顶多撑一个月对手就彻底垮了,傻子才会和解。”

        郝东来小心翼翼道:“侯爷您手上还有钱吗?”

        顾青淡定地道:“有钱,今天上午刚进账一万贯,名副其实的万贯家财。”

        郝东来大喜:“借……”

        顾青打断道:“不借,一文钱都不借了。”

        两位掌柜顿时泄气地垮下肩膀,郝东来戏特别多,仰天悲叹道:“天要亡我……”

        顾青噗嗤乐了:“继续你的表演,最好来点儿眼泪才真实。”

        石大兴眼睛眨了眨,道:“侯爷应该是有别的法子对付隆记吧?”

        顾青自信地道:“我当然有法子,不仅有法子,我还有上中下三策。”

        两位掌柜大喜,郝东来嗔道:“侯爷您真是……有法子早拿出来呀,害我差点真哭了。”

        石大兴拱手道:“愿闻侯爷上策。”

        “上策就是……你俩找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隆记商铺门口静悄悄的拿刀抹自己的脖子,第二天一早,两具尸首死在隆记门口,用不正当手段竞争,活生生逼死两条人命,就问他们怕不怕,引起长安朝野的公愤,何愁隆记不服软?”

        两位掌柜目瞪口呆:“我……我俩死在隆记门口?”

        顾青点头:“没错,这是最有效的法子,除了两条命,基本不用付出任何成本就能轻松达到目的,二位意下如何?”

        两位掌柜脸色难看至极,郝东来讷讷道:“这就是侯爷的……上策?”

        石大兴软弱地道:“侯爷,我们不能死啊……大不了灰溜溜滚回青城县继续做小买卖,死是不可能死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死的。”

        郝东来恶向胆边伸,指着石大兴冷不丁道:“侯爷的法子其实也可行,让老石一个人死便是,我留着有用之身为侯爷继续效犬马之劳……”

        石大兴大怒,暴起身形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