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为田舍郎

第二百零二章 诗中有泪(1/5)

        封侯升官的消息太令人震惊了,包括顾青在内,所有人的脑子里仍是嗡嗡的,许久都没能消化这个震惊的消息。

        长安权贵多如狗,如果不说顾青在士林里的名气,只说朝堂里的地位的话,顾青原先只是左卫长史,论存在感,大抵等于半透明状态的固体,游走在远离权力中枢的边缘,公务繁杂没油水,文名才名或许为士林所崇仰,但朝堂的大佬们却很少正视过顾青。

        区区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郎,本事顶天了也就是在南诏国叛乱时献了几个策,长安为官后倒是写过一些绝佳的诗句,除此之外,最吸引眼球的反倒是闯了几个祸,间接把皇子济王弄成了庶民。

        这样一个年轻人,值得大佬们重视吗?

        然而今日以后,大佬们却不得不重视顾青了。

        一夜之间声名显赫,从左卫长史一蹴而就,不仅升了左卫中郎将,最令人意外的竟然被封了侯。

        封侯啊,绝大多数朝臣终其一生都难以企望的荣耀,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子却轻松办到了,从籍籍无名的长史,突然间一脚迈进了权贵圈子,从此成为长安城内货真价实的公侯权贵,这是怎样逆天的运气。

        李十二娘府邸。

        酒宴缺少了主人翁,顾青仍留在骊山华清宫随驾天子,但并不影响李十二娘府邸里喜气洋洋的气氛。

        张九章,李光弼,颜真卿,杜甫等人端坐前堂,张怀锦像一只闲不住的穿花蝴蝶,殷勤地给各位长辈斟酒,脸上的喜气仿若刚抢了良家妇女回山寨的土匪头子。

        李十二娘的消息渠道很神秘,长安城内绝大多数朝臣都不清楚顾青封爵的原因,但李十二娘却知道了,在李光弼等人刚踏进李府的时候,李十二娘便了解了顾青封侯的来龙去脉。

        待宾客到齐,所有人又喜又疑议论纷纷的时候,李十二娘说出了顾青封爵的真相。

        说完之后,前堂内一片寂静。

        “原来如此,难怪了……”张九章捋须笑叹。

        颜真卿也笑道:“救驾之功,封侯不为过,顾青对陛下有救命之恩,从此圣眷自不用提,陛下必引为心腹重用,此子前程,不可限量。”

        张怀锦却搁下了酒壶,坐在角落怔怔不语。

        良久,张怀锦幽幽道:“你们这些长辈都只关心顾阿兄封侯升官,也没人问问他究竟在大火里受伤没有,遭了多大的罪。那么大的火,烧在身上一定很疼很疼……”

        众人面面相觑,李十二娘却深深看了张怀锦一眼,越看心中越欢喜。

        张家的两个姑娘李十二娘都喜欢,怀玉性子清冷,但外冷内热,怀锦娇憨天真,李十二娘在青城县见过张怀玉是如何为了顾青而拼命的,也见过张怀锦每天来她家串门,话里话外说的都是顾青。

        这两个姑娘的心思都萦挂顾青,眼看都是应该婚嫁之年了,顾青该如何选择呢?

        李十二娘莫名有了一种幸福的烦恼,都是好姑娘,都喜欢顾青,最好还是都要了吧,只是这话她没法开口,毕竟张家是宰相门第,恐怕不会愿意姐妹同嫁一夫。

        温柔地抚了抚张怀锦的脑袋,李十二娘轻笑道:“真是个傻姑娘,放心吧,我府上打探消息的人说,顾青没受什么伤,只是咽嗓被浓烟熏着了,说话有点不方便而已,他囫囵着呢。”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